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飞的土豆

永不放弃

 
 
 

日志

 
 
 
 

(创)曾经的你——窦唯退到无路可退  

2007-12-11 18:54:40|  分类: 大秦之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上,电视无意中调到CCTV12,正在播出的是庭审现场,题目是:走上法庭的窦唯!窦唯,窦唯,是窦唯?是那个我们熟悉的窦唯吗??

   窦唯曾经是红极一时的摇滚乐队黑豹的灵魂人物,他主唱的《无地自容》、《别伤我心》,打动了无数少男少女的心,那时我,是一名中学生,随便找个同龄人几乎都会哼“人潮人海中……”那时的窦唯刚满20岁,一脸稚气,他的粉丝遍布大江南北,专辑《无地自容》曾创下海外发行200万张的华语歌曲记录。就像有评论指出的,没有窦唯的黑豹就像是没有了家驹的(别安)乐队一样失去了灵魂。

可是如今的窦唯怎么了?是什么让他这么激烈, 是什么让他向记者泼咖啡,去砸新京报社,去烧车?是什么让一个曾经才华横溢的青年从摇滚神坛走向炼狱?

   让我们看看事情的概要:自窦唯离开黑豹乐队,围绕窦唯的各种负面报道接踵而至,主要是指向是他的家庭婚姻、生活。而且内容表述上明显充满了恶意。诸如:窦唯和王菲离婚了;和谁谁离婚了;骂了某某;王菲和某某结婚了,窦唯生活窘迫;窦唯因生活窘迫,难养妻儿;等等。在这些娱记中,尤以新京报的卓伟(原名:韩炳江)表现最为积极!而且报到的时间跨度达5年之久!!!!为此,不管窦唯是否愿意,他必需讨个说法了,在报社和韩炳江本人数次推脱之后,窦唯沉着淡定、从容不迫地做出了过激的处理方式。

法庭最后判决窦唯犯损坏公共财物罪,免予行事处罚。附带民事责任是向新京报社赔礼道歉,赔偿各项损失7023.50元。

案件已经有定论。但综观事件因果,窦唯还有什么选择呢?他可不可以以名誉侵权起诉报社和韩炳江,我想,可以。但是窦唯太累了,他知道这会陷入无休止的口水战,很可能还会没有没有结果,让原本煎熬的心更加倍受煎熬。何况他不是个善于张扬的人,他不想再次走进无聊的聚光灯下(他和妻子选择了秘密离婚,但很快被娱记韩炳江爆料!)以及后来许多窦唯所说“因为他们捏造事实”,让窦唯真是焦头烂额!我真怀疑韩炳江和窦唯前世有仇。否则这些生活琐事有什么新闻价值呢?除了对当事人的心灵戕害。有道是——损人利己,韩炳江对窦唯达到了损,可是他利己了吗?除了那几十元的稿费外,好像没有得到其它利吧?一名娱记为了几十元的稿费竟然不惜写这样的新闻(权且认为他没有捏造),这真是娱记中的下下品人。

我们不妨再换一种角度来看,还是不妨假设这些都是真实报到,但是我们从他的字里行间,以及对窦唯做阴魂不散式地跟踪报到,不难看到其中的恶意和人品之下。以“窦唯生活困窘,每月只给前妻多少多少元生活费”此文为例,韩炳江的恶意昭然若揭!在西方有一个原则,就是女人不谈年龄,男人不问薪水。意思是一个男人的薪水多少表明一个男人的能力问题,所以是一个男人的面子问题,我们常说要给人面子,可是这个韩炳江就不给人面子,因为他是无良娱记!看到这篇报道,我的眼睛湿润了,真应了那句话:虎落平地被犬欺。男人什么都可以没有,但千万别没有钱啊!否则尽管你是曾经不可一世,红极一时,曾经泰山北斗级的窦唯,也会因贫穷而被一小小的娱记下眼观的!中国有一古语:恶语伤人甚于刀剑!在韩炳江用文字向窦唯无情地一刀刀狠狠地一留余地刺去的时候,在娱乐媒体话语霸权的时代,窦唯有合理的反击机会吗?长达5年的这种话语恶意指向会把一个正常人逼疯的,别说是有头有脸的窦唯了。他无奈地选择了最不愿意选择解决方式。

法庭上的窦唯是那么的失神落寞,那么的无可奈何,那么的怅然若失,那么的弱小无助,在大多数的时候他除了回答:“是” 。窦唯事件的根源在于他面对的是一个群体故意,而他仅仅是个体,话语权力严重不对等,怎能用正常的方式沟通抗衡。长叹一声,诉与何人说!娱乐媒体该报道些什么,娱记该写些什么,这不仅仅是新京报和韩炳江个案,值得深思?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