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飞的土豆

永不放弃

 
 
 

日志

 
 
 
 

《引》先秦神话与韩国的关系   

2011-03-29 14:39:14|  分类: 历史考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神话与韩国的关系
山东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许风申

引子:
    在2004年7月1日举行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28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中国和北韩的高句丽王城王陵及贵族墓葬项目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高句丽时期的古墓引起世人注目是由于古墓里面的壁画,无论是绘制的手法、艺术价值,还是规模,在世界上都是首屈一指的。高句丽古墓壁画在东方古墓美术史上占了举足轻重的地位。这些古墓是在3世纪到7世纪建造的。从古墓里的壁画,我们能详细了解当时高句丽民族的传统文化和社会生活情况。

一 中国神话的源头
 

转贴:

    韩联社首尔10月29日电 当桓雄从天而降的时候一同带来的风伯(风神)和雨师不仅出现在檀君的神话里,而且还出现在中国的神话当中。
  梨花女子大学教授郑在书主张,通常人们普遍认为中国神话对韩国神话造成了影响,其实是韩国神话对中国神话的形成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比较民俗学会将在文化观光部的赞助下于11月1日至2日在首尔新闻中心举行“公开韩国神话的本来面貌”学术大会。郑在书计划届时发表一篇考察韩国神话对中国神话所造成影响的论文。
   郑在书将从空间和时间角度对中国神话接受韩国神话影响的原因进行剖析。
   从空间角度分析,中国的神话很难说是一个民族或则一个国家的神话。中国神话形成时中国人与韩民族共同居住在中国大陆。因此郑在书认为中国神话实际上可以说是融合韩国各种神话的“东方神话”。
   从时间来看,中国神话经历了三次较大的整编过程。汉代时的中国人整理出以黄帝为中心的神话,并自称为“黄帝的子孙”,但到了近代以后又添加了炎帝,推崇包括少数民族在内的“炎黄子孙”。
   最近将黄帝的最大敌人蚩尤也算进祖上神行列,推出了能将亚洲各民族都算进中国人范畴的新的神话体系。神话领域也出现了“东北工程”。
  从这些方面来看,像海绵一样吸收周边文化的中国神话中很可能蕴含韩国失去的古神话原形。
  在此之前,郑在书在题目为《寻找失去的神话-中国神话中的韩国神话》文章中,围绕中国最古老的地理书籍《山海经》,探索了被中国神话溶化的韩国神话。
   在《山海经》记录的皇帝与蚩尤之间的涿鹿大战中,蚩尤为替炎帝报仇,与皇帝发动了一场战争,而炎帝底下诸神中跟随蚩尤的神们频繁出现在高句丽古墓壁画中。
   在涿鹿大战中,帮助蚩尤在对抗皇帝过程中死去的夸父是两手握蛇的巨人。夸父曾在三室冢壁画中以守门将的形象出现过,此外,夸父还在庆尚北道荣丰郡邑内基古墓壁画中出现过。
  在黄帝之前炎帝统治了神界,而被黄帝赶走的炎帝曾三次出现在吉林省吉安市的高句丽五号墓四号和五号壁画上。
  特别是在五号墓五号壁画上出现的炎帝右手拿着稻穗、左手拿着草药,而这很好地表现出了传说中炎帝播种的神话。
   此外,舞踊冢壁画中也有与蚩尤一同与皇帝交战的风之神——风伯的出现。《山海经》对于风伯在鹿之战中的作用有着如下描述。
 “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命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蓄水,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
   助蚩尤攻击皇帝的军队的风伯,便是出现在檀君神话中的风伯。风伯的别称为飞廉。据推测,它是韩语中“风”的古语。风伯通常被描述为具有鹿身鸟首的动物,舞踊冢壁画中风伯以长翅膀的鹿这一神兽形象出现。
   郑在书还主张称,《山海经》中提到的炎帝、蚩尤、夸父及风伯等东夷系的神均在高句丽古墓壁画中出现,为我们提供了找寻已失去的韩国神话的又一个根据。郑在书强调,韩国神话研究也应该在全亚洲范围内实现多样化且丰富的重组,而不是局限于韩半岛或国内资料。

 

韩国』韩国梨花女子大学教授的致歉信(神话起源论)(转载)

    最近得知我在韩国发表的一篇论文在中国引起强烈反响,激起人们愤慨,我感到无比震惊和担忧。一些媒体报道说韩国有人主张“中国神话源自韩国”, 并指名道姓指出这是我的观点。面对这样的内容,想必仅题目就足以让许多人感到愕然。我亦是惊愕不已,这是怎样一种曲解?!如果真的有人提出这种观点,我也是会毫不犹豫地出面指责这种荒诞无稽和非学术性观点的啊!
  我的学术观点怎么会曲解成这种狭隘的国家主义?对此,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我一直认为中国在丰厚无比的文化资产之上,融汇亚洲各民族文化创造了代表东方的灿烂文明。在这一过程中,中华民族作为主体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这一历史事实是不容置疑的。我对中国的所有学术观点从来都是建构在这一认识基础之上的。
  可以说,罗马神话是代表西方的神话,中国神话则是代表东方的神话,我对此确信无疑。只是,考虑到中国神话在其形成初期,吸收融合了诸多不同原始民族的神话(其中也有东夷系神话),那么韩民族因为和远古东夷系種族有关联,所以我只是想在中国神话中寻找一点韩民族遗失的原古神话的痕迹而已。
  这是我撰写该论文的意图所在。我不知道这一意图怎么就曲解为“中国神话源自韩国”了,真是令我困惑不已。
  中国的神话学者也都认为东夷系神话是中国神话重要的组成部分。而我在论文中绝没有提到过东夷系神话都是韩国神话,也绝没有主张东夷系種族都是韩民族。并且我一直戒备使用“一部分”或“韩民族作为东夷系種族的一员”等字眼来夸大解释论点的行为。我在论文的结语部分也明确指出我的论据论点还存在许多有待进一步研究、商榷的内容,必须要谨慎待之。尽管如此,论文还是引起了中国国民的强烈不满,我认为这是一种在转述、表达和登载过程中出现的误解。出现庵智榭觯腋鋈松罡胁话埠颓妇巍?
  我的学术信念建立在平等互惠的立场之上,我反对偏激的国家主义和霸权主义。多年来,我与许多中国学者交流了学术思想,还进行了学术合作。考察我以往的研究论文就会发现,我作为中国文学研究者,对于西方文化的霸权倾向,强调的是中国文化的优秀性;而对于中国上古文化的形成,强调的是各个民族的共同参与。我一直高度评价中华民族作为主体所发挥的巨大作用,我一再认为中华民族吸收并融汇各民族文化创造了丰富多彩的中国文化并将其影响到了周边国家。这种观点与中国大多数学者所主张的中国文化多元一体格局概念是一致的。我所主张的多元主义,很容易被两国舆论媒体推到国家主义层面上去。这是因为,韩国作为隣国,为了加强本国文化的自我认同会作出一种解释;而在中国的立场上看,这是一种削弱文化自尊心的危险的观点,于是又会作出另外一种解释。我无意怪罪舆论媒体。舆论媒体必然会针对大众关注的焦点问题来造成舆论,这是它固有的权限。遗憾的是两国国民之间近年来确实存在着不该有的文化对立情绪,个人的一些学术观点也卷入偏激的国家主义漩涡被歪曲得面目全非。
  和东亚其他国家相比,韩中两国在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一直保持着最为密切的政治文化关系,共同经历了历史的沉浮。进入现代社会,两国都在帝国列强的侵略和蹂躏中受尽了磨难。在患难中建立起来的深厚情谊不能因一时的文化摩擦而消毁。我希望两国友谊能万古长青,我希望自己能在学术领域贡献一点微薄的力量。
  在此,我阐明我的观点,今后,我更是愿意同中国的神话学者在中国或在韩国促膝而坐,认真探讨韩中两国神话的关系,进一步完善各自的学术观点,并及时纠正一些错误认识,进一步拓宽、加深对彼此的了解。
  无论我个人意图和学术观点如何,这次是因我的一篇论文在转载过程中被曲解,而伤了一些中国国民的感情,对此,我深表歉意,谨望各位予以理解!
  
  韩国 梨花女子大学 中文系 教授 郑在书 謹書
  2007年 11月15日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