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飞的土豆

永不放弃

 
 
 

日志

 
 
 
 

【引】考古和民俗视野中的北宋滩歌古镇  

2011-07-28 17:44:10|  分类: 历史考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考古和民俗视野中的北宋滩歌古镇 
                                                                                       漆 子 扬
     内容提要:近年出土和发现的文献材料表明,早在5000年前武山滩歌就有人类活动,春秋已有礼乐文明的迹象。唐末吐蕃枭波部族占据了滩歌,归附宋朝后建立了威远镇政权,北宋末更名为滩哥镇。当地居民曾崇奉雷神伏羲,唐代英雄雷万春取代伏羲成为护佑滩歌地区的雷神黑爷后,每年端午滩歌地区都要举行隆重的祭祀黑爷的旋鼓舞,表达人们对平安与丰收的向往。 
    关 键 词:考古民俗  彩陶   北宋滩歌  伏羲黑爷   旋鼓扇鼓
            一、考古文献与清以前的滩歌历史 
    滩歌古镇坐落在武山县西南,曾经有茂密的原始森林,栖息着虎、豹、熊、豺、雕等飞禽走兽上百种[ ],历史文化悠久,2006年顺利入选甘肃省首批11个历史文化名镇。
    滩歌的文明史,大概要追索到五千年前。2006年秋,我和滩歌中学王靖宏校长走访了滩歌文化站王中元先生,他收藏有1986年文物普查时,在滩歌万花寺附近捡到的一枚石斧,系青色细砂石磨制而成,和滩歌董家坪漆顺义先生收藏的本村大白杨树下出土的石斧基本一样,是距今约5500年左右的仰韶文化中晚期的遗存。武山戴小平友收藏有两件滩歌寨子下征集的泥质灰陶罐,其中一件赠送于我,高16公分,颈高4.2公分,腹部最大周长46公分;喇叭口,平沿,束颈,鼓腹平底;颈部有剔刻的平行细斜纹,口内有剔刻的与颈部斜纹反向的平行粗斜纹,表面有素色的陶衣,颈与肩连接处有一条平行的凹带,腹部有三条平行的凹带,和三条剔刻的由斜纹构成的倒三角形相间,这是典型的仰韶晚期石岭下类型,和1973年在武山马力乡付家门出土的人面鲵鱼彩陶瓶属于同一时期 [ ],距今约5300年左右。据杨建全友说他也收藏有一件滩歌万花寺出土的大致相同的灰陶罐。
    2006年正月,笔者一行在松山头小学纪灶存校长引导下,勘访了寨子下村西的北宋来远寨旧址,田埂上散落着的陶片随处可见。我捡到一块大概是陶器腹部的灰陶碎片,表面有素色陶衣,饰有剔刻的菱形网状纹,也是典型的仰韶文化晚期石岭下类型陶器。这几件陶器非常符合郎树德、贾建威“石岭下类型的陶器以素陶为主,彩陶较少”的论断[ ],充分证明五千年前,滩歌地区就有人类文明。另《武山县志》记载:武山博物馆藏有1987年从滩歌征集的马家窑时期“鸟翅纹彩陶瓶” [ ]。属于距今5100年的马家窑文化马家窑类型的草叶纹彩陶瓶。因为“马家窑类型主要分布在甘肃中南部和青海东北部”[ ],天水到陇西一带不多见,所以这件陶器很可能不是滩歌的遗存,《武山县志》用“从滩歌征集”来表述的确非常具有专业水平。
    武山县博物馆还藏有一件1979年滩歌出土的周代青铜爵[ ],可惜断代过于含糊。我推断如果确实是享有者的陪葬品,而非后代收藏者的陪葬品,此爵可能属于秦穆公“开地千里,遂霸西戎”以后的礼器,距今约2600年左右,属沙井文化类型,这至少证明滩歌在春秋时期就有礼乐文明的迹象。那么青铜爵的享有者是谁呢?我们推断大概属于秦国赏赐给滩歌地区豲戎某部落首领的礼器。春秋时期,秦国在西部的最大威胁是西戎,渭水上游主要是绵诸、豲戎等,武山、陇西一带属于豲戎,“分散居溪谷,自有君长,往往而聚者百有余戎”[ ]。滩歌相对独立的峡谷盆地的地理位置,非常符合豲戎“分散居溪谷”的特征。虽然秦国多次征发西戎,秦献公时已灭豲戎,但秦孝公时又“西斩戎之豲王”[ ]。整个春秋之世,秦国对被征服的戎狄,“更多的还是采取了保留戎部族原统治体制的方式”[ ],所以豲戎在整个春秋时期一直存在。当时滩歌很有可能居住着豲的一个部族首领,由于归附秦国,得到秦人的赏赐,因为豲戎的冶炼水平根本不可能铸造出青铜爵。
    秦汉时期的滩歌历史因为缺乏考古材料和传世文献无从钩稽。相传东汉光武帝刘秀派兵攻打建都今甘谷的隗嚣政权时,大将来歙、冯异、马援曾多次屯兵滩歌。姜维攻取南安(治今陇西),与邓艾大战武城山时,也曾屯兵于此。隋朝大业年间,人们在滩歌坪头山依山修建了万花寺,建筑分上中下三寺,规模宏大,解放后毁坏殆尽。唐朝后期,吐蕃之枭波部族来到滩歌,在今滩歌镇双龙山围筑了木寨枭篦寨,汉人贬称鸱枭(猫头鹰)寨、鸱枭城[ ]。枭波部族定居威远后,创造了具有鲜明藏族文化体性的物质文明和民间艺术,如山歌、服饰、饮食、水磨等,尤其旋鼓舞,与藏族踏歌舞如出一辙。五代十国,滩歌地区一度属于建都成都的前蜀、后蜀政权。近年滩歌卢家坪出土了一方残碑,只有上半部分,现存于万花寺。碑文记载了“皇王衍”时期修建寺庙的事。“皇王衍”即建都成都的前蜀皇帝王衍,当时滩歌处于前蜀与吐蕃的交界地,属前蜀领地。正好与《中国历史地图集》相映证[ ]。
    宋真宗大中祥符七年(1014年),秦州(今天水)知州张佶设立了第一个有明确文献记载的滩歌地方政权威远寨[ ]。1015年10月,新任知州曹玮,按照大寨标准在原址上夯筑了威远寨,委任蕃官负责防务与治安,并核定蕃官月俸。1017年3月,曹玮又在李宫八族领地今滩歌寨子下(不在马力镇袁河)修筑了军事新寨来远寨,选任蕃官担任正副军主,负责防务治安。宋神宗时期(1068-1085),来远寨驻防总兵马达1574[ ]。到明代来远寨改称纪家屯寨[ ],寨子下也由此得名。据纪灶存先生说,村民曾在地里挖出过青铜剑和其他兵器,和寨子下紧邻的松山头村[ ],也出土过大量陶片。
         我们再回到前文。宋神宗熙宁五年(1072年),宋廷划割秦州的永宁寨(今甘谷县磐安镇)、宁远寨[ ]、威远寨、来远寨等归辖通远军(治今陇西县),由于威远寨地区防务和商业贸易地位的日益突出,1075年升为威远镇,属熙河路宁远县管辖。宋徽宗崇宁三年(1104),宁远寨升为宁远县(治今武山县城),当时滩歌属巩州(治今陇西)宁远县。不知什么原因,今滩歌圈子阖政和八年摩崖石刻,记述在本地砍伐木材的经过,上有陇西县令[ ],却没有宁远县令,也没有提到威远镇或滩歌镇。
    2002年2月滩歌卢坪村漆沟里出土了一方北宋佛塔方砖,杨建全先生藏有拓片,文字完好无损,其中有两句最为重要:“维大宋国巩州下滩哥镇古积梵宫”;“政和壬辰四月初二日”。这两句话解决了三个问题:一是滩歌原称滩哥,一是滩哥名称始见于宋,一是滩歌称谓的来源。政和壬辰年,即宋徽宗政和二年(1112)。从这方塔砖可以推断,最晚在政和初年就已经有滩哥镇。在这方墓砖出土前,人们一直以为“滩歌”的名称来自汉语,产生于明代,并认为明清的几部《县志》作“滩哥”、“滩阁”是错误的。塔砖的文字,更有力的证明我当初认为“滩哥”是古藏语音译的判断[ ]。几部县志之所以文字不同,恰恰说明“滩歌”地名来自音译而非字义。文字的差异一直持续到民国正式确定为“滩歌”后才宣告结束。
    明代洪武年间,中原移民从洪洞县大槐树下来到滩歌,上世纪七十年代许多村庄还留有古槐树。至今老一辈人都说祖先来自大槐树下。到明代中叶,滩歌商业、手工业、茶马贸易都十分繁荣,今天的“明清一条街”是最好的见证,很多外地人远来滩歌从事商贸活动,山西、陕西及部分山东商人曾合资在镇上修建了山陕会馆[ ],滩歌商贸一直兴盛不衰。
                          二、从雷神伏羲到雷神黑爷的演变
    这一节我想专门谈谈滩歌地区的神灵崇拜。写这一节完全是受家乡传说的启发和聂中民学弟的激励。过去在滩歌的黑子殿村有本地区居民共同敬奉的神灵黑爷。爷,是人们对神佛的敬称,如佛爷、天王爷、财神爷等。黑爷就是雷公,也就是雷神爷。雷神在古代神话传说中专司打雷下雨,从秦汉开始,民间又赋予了雷神赐福除害、惩恶扬善的功能。民间传说雷公脸色青黑。五代杜光庭《录异记》就说雷神“身长二丈余,黑色”。非常有趣的是,相传“人首蛇身”的雷神伏羲也是黑脸,今甘肃甘谷流传的民谣说伏羲“碎叶儿衣裳脸上黑”[ ]。说明雷神和伏羲都是黑脸神,这也许是人们将伏羲和雷神合为一体的一个原因[ ]。武山出土的史前文化遗存表明本地区也曾经崇奉雷神伏羲。
付家门出土的人面鯢鱼彩陶瓶与甘谷西坪出土的人面鯢鱼彩陶瓶,都属马家窑文化石岭下类型。人面鯢鱼,学术界普遍认为就是传说中“人首蛇身”的伏羲形象,是伏羲部族的图腾,伏羲部族也曾生活在武山境内。滩歌黑子殿的黑爷当初完全有可能就是雷神伏羲爷。 
        黑子殿人传说,黑爷神的原型是雷万春。雷万春在“安史之乱”守卫雍丘(今河北)时,挺立城头,脸面被叛军射中六箭,依然岿然不动。后随太守张巡守卫睢阳城,内无粮草,外无援兵,城破惨遭杀害,是著名的历史英雄,散文家韩愈有感于前人李翰《张巡传》的不足,专门撰写了《张中丞传后序》,补记雷万春的事迹,一倾赞美之情。
    那么雷万春作为历史英雄究竟是如何由人变成神的呢?具体情况我们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这中间必然有一位姓雷的村里读书人做了移花接木的工作,这位读书人自认为雷万春就是他们的祖先,于是用雷万春取代了雷神伏羲爷的神位,继承了伏羲爷专司打雷下雨的职责让村人敬奉。大概因为雷万春面部受过箭伤,留有黑疤,而且在传统戏剧里黑脸是正义刚直的象征,子又是男性的尊称,于是就称雷万春为黑子,敬奉他的庙宇也就称为黑子殿(庙),时间长了逐渐成为村庄的名称。而且从滩歌方位看,黑子殿在东面,而管雨水的五方龙王,东方的就叫青龙,完全符合“左青龙,右白虎”的传统方位观念。在黑爷庙里伏羲、雷公、青龙三者合为一体,这个统一体就是黑爷。端午节的旋鼓也与祭祀雷神黑爷有关。端午前后,滩歌地区小麦已经抽穗,直到庄稼收割上场,农民最担心的就是冰雹,所以每年端午节各村聚集黑子殿举行大型的旋鼓、点高山等祭奠活动,祈求黑爷驱赶冰雹,保佑滩歌风调雨顺。
    我在1981年端午节,看到过董坪村祭祀雷神的点高山仪式。农历五月初四早上,村民在阴阳先生精心掐算的时辰,汇聚在阴阳选定的山头。在旋鼓声中,主祭人跪在神主牌位前,摆好祭品,点燃纸钱柴薪,杀一只红毛的公鸡,鸡血滴在柴薪上,随着火焰飘升天空。表情严肃庄重的主祭人大声呼喊着:白雨(暴雨)到后山吃豌豆去了!白雨到后山吃豌豆去了!???人们都跟着放声呼喊。烧柴祭祀的仪式,早在甲骨文里就有记载。金祖同《殷契遗珠》三七四云:“辛卯卜,即贞,王宾柴,不雨。”[ ]《说文》:“柴,烧柴焚燎以祭天神。”滩歌人点高山的仪式也许正是古人祭祀自然神的延续,反映了人们希望雷神黑爷消除自然灾害的愿望。
                          三、关于滩歌旋鼓起源的思考
    滩歌旋鼓是天水地区民间艺术的代表,表演时身体要不停地旋转,所以称为旋鼓;因鼓面用羊皮制作,又称羊皮鼓;因鼓形似扇,又称扇子鼓。鼓面绘有八卦图案,鼓柄连缀着梅花形铁环。表演时左手持鼓,右手握鼓棰,边敲边舞。舞姿粗犷豪迈,舞步旋转变幻。
         关于旋鼓的起源,据赵逵夫先生《汾阴扇鼓傩戏的形成时代与文化蕴蓄》一文考证[ ]:扇鼓由周朝的大鼗、汉魏鼙(或作鞞)鼓而来。《乐府诗集》卷五十三《魏陈思王鼙鼓歌?序》引《古今乐录》:“鞞舞,梁谓之鞞扇舞???鞞扇,器名也。”[ ]鞞扇就是今天的扇鼓,滩歌旋鼓的产生也大概要追溯到这一时期。
        滩歌人传说,古时候狼群不断侵人畜。一个放羊娃无意间敲打羊皮,次日发现死了几只狼崽。放羊娃又一次敲打羊皮,又发现了几只死崽。于是放羊娃制做了羊皮鼓来驱除豺狼。从此每年农历三四月间,正当狼群孕育幼崽时,人们敲鼓干扰狼群生产。也有人认为,旋鼓起源于端午节祭祀爱国诗人屈原仪式。我们知道,战国时期滩歌地区属于秦国,而屈原是楚国人,屈原正是因为听到秦国大将白起灭了自己的国都郢(今湖北江陵)才投江自杀的,秦国人怎么会祭祀悼念楚国的民族英雄呢?当然这和屈原后来成为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是两回事。
    我们以为,一切古老艺术的诞生都来自以生存要求、精神追求为目的的祭祀仪式。最近看到有关甘肃傩戏的材料,很受启迪。甘肃永靖傩戏中祭神祈雨的主要乐器三皇神鼓,其形状、样式与滩歌旋鼓完全一样。临洮南部地区祭祀山神的拉扎(藏语山神)节,也用扇鼓表演傩戏,祈求山神的保佑。山西汾阴扇鼓也是在祭祀后土神傩戏中使用的主要乐器和道具。滩歌旋鼓产生的原始动机也应是与祭祀自然神有关。
    我以为滩歌旋鼓的形成至少有三个源头。其一,春秋时期豲民祭祀雷神伏羲的舞鼓,汉化后吸收中原文化对原来的鼓和舞进行了改进,形成了汉魏时期的扇鼓,并一直在当地流传。其二,唐末吐蕃把本民族的鼓舞带到滩歌,和本地扇鼓相结合,形成了祭祀佛祖的旋鼓舞。其三,明代初年山西大槐树的移民迁徙到滩歌,也把山西的傩戏舞鼓带了过来,逐渐同四月八祭祀佛祖和端午节祭祀黑爷的祈雨活动融合在一起,形成今天滩歌旋鼓艺术的主流文化形式,并逐渐流传到武山各地。
        每年端午节,各村的旋鼓队汇聚在黑子殿村举行大型的祭祀黑爷的庙会,各村都有象征各村山神爷的五彩旗幡,旗幡到那里,旋鼓队伍就要跟随到那里。旧时代,各村之间因为争夺旋鼓头牌而常常发生冲突械斗,如果那个村庄的旗幡被毁,意味那个村庄的山神爷就被战败。端午一过,人们全部封鼓,一直要等到来年春末才能开鼓。
       滩歌旋鼓和其他民间艺术,由于缺乏从形式到内容的创新,原有的艺术生命力正渐渐退化,在新时代,滩歌旋鼓及其他地方艺术要重新焕发生机,就必须在坚持原有艺术精神、艺术属性的基础上,对表演形式、方法、内容等予以改进,才有希望再造辉煌。
   

注释
  冯同宪主纂、李樟纂修,姚之萃校注《宁远县志》,甘肃人民出版社2005年据康熙四十九(1710)刻本整理本。
  《武山县志》第二十四编《文化教育》:“鲵鱼纹彩陶瓶,1973年由马力乡付家门村出土。”付家门,郎树德、贾建威《彩陶》第68页彩图31误作“傅家门”。冯先明《中国陶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4年版)附图十五《甘肃马家窑文化彩陶器》注:人面鲵鱼纹彩陶瓶,“甘肃武山灰地儿出土。”灰地儿,应在在甘肃甘谷县,冯先明误。
  郎树德、贾建威《彩陶》,敦煌文艺出版社2004年版,第103页。
  武山县志编纂委员会《武山县志》第二十四编《文化教育》,陕西人民出版社为2002年版,第562页。
  郎树德、贾建威《彩陶》,敦煌文艺出版社2004年版,第104页。
  《武山县志》,第563页。
  《史记?匈奴列传》,中华书局2005年简体字本,第 2208页。
  《史记?秦本纪》,第145页。
  祝中熹《早期秦史》,敦煌文艺出版社2004年版,第162 页。
   陈守忠《宋史论略》,甘肃文化出版社2001年,第143页。
  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第五册《五代十国时期》,中国地图出版社1982年版,第91页。
  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83祥符七年八月纪事,中华书局。
  《宋史》卷192《兵志》五,中华书局点校本。
  邹浩主纂,张智校注《宁远志》,甘肃人民出版社2005年据万历十五年刻本整理本卷二《古迹》:“纪家屯寨,在县西三十里。”纪家屯寨,康熙《宁远县志》卷二《堡砦》称纪家寨,即今滩歌寨子下村,在县城西南三十余里, 非《宁远志》“在县西三十里”,邹浩误。
  《宁远志》卷二《古迹》:“松山头屯寨,在县东南三十里。”松山头屯寨,康熙《宁远县志》卷二《堡砦》称松山头寨,即今滩歌松山头村,在县城西南三十余里,与寨子下村相距约一公里,非《宁远志》“在县东南三十里”,  邹浩误。
  《宁远志》卷二《古迹》:“宁远屯寨,在县北河对城。”宁远寨,在今武山县城渭河对岸的韦家庄一带。
  漆子扬《北宋威远镇圈子阖石碑文献稽考》,《西北师大学报》2003年4期。
  漆子扬《宋代威远寨》,见《武山史话》,甘肃文化出版社2004年版,第33页。
   杨建全《滩歌山陕会馆》,《天水日报》2006年9月11日。
   漆子扬《伏羲生地考释》,《甘肃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01年4期。
  甘谷县志编委会《甘谷县志?艺文》,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年版。
  徐中舒主编《甲骨文字典》,四川辞书出版社1999年版,第21页。 
   赵逵夫《古典文献论丛》,中华书局2004年版,第204—205页。
   郭茂倩编撰,聂世美、仓阳卿校点《乐府诗集》,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年版,第596页。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