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飞的土豆

永不放弃

 
 
 

日志

 
 
 
 

【转载】120回《红楼梦》原本真本《石头记》即将问世  

2014-02-07 09:34:09|  分类: 悬疑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0回《红楼梦》原本真本《石头记》即将问世

 

经过四年的反复论证,繁琐艰苦的版本校勘,穷追猛打的史料挖掘,逐字逐句的推敲对比,120回《红楼梦》原本、真本《石头记》终于即将问世。它的封面上将印着:


120回《红楼梦》原本真本
石头记
原著:曹頫
辑刊:程伟元、高鹗
校注:陈林


既曰“原本”,又称“真本”,何以如此?这是因为:


(1)该本首次将《红楼梦》(原名《石头记》)的著作权归属于小说原作者曹頫(1706年6月8日-1775年?);


(2)该本以唯一接近小说原著手抄本的刊刻本(即程伟元、高鹗于1791年12月27日刊印发行的“程甲本”)为底本,校正原文讹脱衍倒等错误,重新标点分段,使现代读者和研究者得到一个符合小说作者原文原义的小说文本;


(3)该本以陈林所作的长篇序言和详细注释,精要列举作者考证、版本校勘的基本证据、论证过程和验证情况,揭示作者曹頫在小说文本中隐藏的真实年代序列和荣国府大观园正确的空间布局——正是这一工作使该本在“原本”的基础上增加了“真本”的内涵;

(4)该本以陈林所作的长篇序言和详细注释,精要列举自胡适以来百年“红学”史的荒谬绝伦,特别指控以冯其庸、周汝昌为首,以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中国红楼梦学会为阵营,大批“红学家”肆无忌惮诈骗谋财,长期隐瞒陶洙伪造贩卖系列“脂砚斋评本”、“程乙本”、东观阁系列刻本以及所谓涉“曹雪芹”史料的罪恶行径;


(5)该本以陈林所作的长篇序言和详细注释,精要校订国家图书馆所藏“程甲本”影印本的严重错误,即该本原本遭受了陶洙的挖改、贴改,出版的影印本仅校正了部分挖改贴改错误,所余多处挖改贴改将由陈林校注本校正;


(6)该本是阅读和研究《红楼梦》(《石头记》)原著唯一正确的版本。


关于《红楼梦》和“红学”的基础考证,我已通过六年多来发布在博客上的系列学术论文、随笔和小品文等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透透彻彻,我不再跟官方和民间“红学界”的各种角色纠缠饶舌,实在是因为悬疑已经澄清,问题都已解决,我只需埋头整理终极学术成果——作为原本和真本的校注本。


自此以后,百年“红学”作为荒谬谎言和无耻骗局的罪行必将受到彻底清算;将来任何红楼梦研究新史料的发掘,无非是陈林扎实研究成果和推论的进一步验证;不以陈林研究成果为基础的任何所谓“红楼新说”,不过是自欺欺人的无益之谈。


我自然知道,作为《红楼梦》唯一原本、真本的陈林校注本的推出,一定会让罪孽深重的“红学界”丧心病狂,然而早已落花流水的“红学界”无法阻止自己罪行末日的轰然压顶。


对于“红学界”,我早就只有一句话:


立即缴械投降,公开认罪忏悔,争取宽大处理,否则遗臭万年。


我现在再加多一句——“红学界”的人物,已死的,苟活的,特别是“红研所”和“红学会”这两个邪教组织黑社会成员,本人陈林一个都不原谅,一个都不宽恕。


说到陈林校注本作为《红楼梦》真本的事实,反对派自然哑口无言,或者胡言乱语;说到陈林校注本作为《红楼梦》原本的地位,反对派可能要举出“程甲本”影印本、北师大启功等校注本、欧阳健曲沐等“程甲本”来说事,可这也是徒劳。


国图版的“程甲本”影印本,上文已经指出,遭受了陶洙的挖改和贴改。我完全不相信冯其庸、杜春耕等诈骗分子看不到他们未公开指出而由陈林校注本校正的“程甲本”原本遭挖改贴改之处。他们主导的影印本,实际上是放毒。陈林的校注本如何扫毒,这是留待正式出版物长篇序言再抖的大包袱。


北师大启功等的校注本,拿的“程甲本”版本就不对,实际上那是一个“程甲本”和陶洙伪造的“程乙本”的混装本,启功等人在校订时又用陶洙伪造的“脂本”文字讹夺了原本的文字。北师大的这个“程甲本”究竟是怎么来的呢?我相信,这个本子就是1956年跟陶洙伪造的“完美脂本”“北师大藏本”一起卖到北师大的,这个装配的“程甲本”卖不起价,可“完美脂本”竟然卖出了离谱的240元高价。


花城出版社出版的欧阳健、曲沐等人校订的“程甲本”,也不叫“程甲本”,这是他们稀里糊涂用陶洙伪造的“程乙本”文字讹夺了原本原文的本子,而且欧阳健们显然完全没有认识到他们手里的“程甲本”在多处文字上遭受了陶洙的篡改;换言之,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藏的“程甲本”也遭受了陶洙的挖改贴改。


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认识到目前的“程甲本”版本文字都不对,至少有一个人早就了然于心,这个人就是诈骗分子、“朽木不可雕”的著名“红学家”胡文彬。


关于欧阳健、曲沐等人及其校订的“程甲本”,我耐烦多说两句。你们不知道自己校订的这个“程甲本”毫无正当学术价值吗?你们已经知道了,只是不敢公开认账,对吧。你们的这个校订本为什么“毫无正当学术价值”?除了上文略述的两点,还有什么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重大缺陷?


我发现,欧阳健、曲沐等人的校记做的十分糟糕,起码不下十处号称“据王(希廉)评本”校改的文字,其实王评本全同“程甲本”原本。我就很不明白了,欧阳健、曲沐等人到底据的是什么“王评本”?改从何来?


因为质疑“脂本”,欧阳健等人饱受冯其庸及其党羽爪牙的打压迫害。欧阳健倒是挺会给自己扮相的,说自己“忠厚老实”,标榜自己的学术严谨和淡泊名利。我说呢,在所有的教养中,惟独“诚实”是装不出来的,“不诚实”也掩盖不住——欧阳健们这两年来的表演,不是把自己的精心构筑的美好形象打得粉碎了么。


在此,我就懒费口舌讨论欧阳健们如何遮蔽本人陈林的伟大学术成就,这如何能遮蔽扭曲得了,我也不想把一件 professional 的事情说得看起来那么 personal,我们就来看看欧阳健的“学术”是如何的不老实。


质疑“脂本”,本是一件严肃和了不起的工作,欧阳健们也做了很多,为此也受了很多苦——但是我要说,你们以前、现在乃至以后可能的不老实,让你们的苦白受了。


欧阳健以前非常不老实的一件事,就是避谈《痴人说梦》和所谓(苏州图书馆藏)“徐传经批本”。欧阳健们对“脂本”质疑再多,不谈这两个本子就是一个严重缺陷,导致欧阳健们的很多质疑乃至所谓“结论”都不能成立。


没有我的揭发论证,欧阳健们当然并不知道这两个本子是陶洙伪造。我一直纳闷的是,欧阳健从来不知道这两个本子吗?为什么不谈呢?直到我犀利揭发论证所谓(苏州图书馆藏)“徐传经批本”是胡文彬凭空捏造,欧阳健的回答使我恍然大悟——欧阳健说:“对于胡文彬先生《红楼梦叙录》著录的版本,我也是作为存在接受下来的。


原来欧阳健知道这个(苏州图书馆藏)“徐传经批本”,还把它当作“存在”“接受下来”了。既然如此,为何欧阳健们一直避谈这个“批本”呢?因为这个“批本”若是真的存在,欧阳健们对“脂本”的质疑就倒了大半——即便现存的“脂本”是“过录本”,甚至是假的,但还是存在真正的“脂砚斋”及其批语!


这样的一个学术软肋,欧阳健们干脆避而不谈了!


欧阳健们对“徐传经批本”的避而不谈,跟他们避而不谈陈林论证曹佳氏生辰、曹頫生年、小说隐藏的真实年代序列和空间布局等问题,有什么本质区别吗?其实没有,其实都是不老实,不学术,不道德。


因为一谈下去,欧阳健们的红楼梦研究实绩安在?除了质疑“脂本”,啥都没有了,none,zero,而且这“质疑”本身还有多少应被质疑的呢。那么,欧阳健们这么不老实、不学术、不道德,又是为了什么呢?


回到“程甲本”的问题上来,欧阳健们在高调鼓吹自己的校勘“成绩”时,真的就忘了自己的这个“成绩”其实并不靠谱?标举“程甲本”是好的,可是欧阳健们在前言中还褒扬“程乙本”是“真本”呢——“程乙本”若是“真本”,那地位和价值就远在“程甲本”之上了,因为“程乙本”号称“复聚集各原本”,校订了“程甲本”的错误!


欧阳健们的不老实,比起成群结队的“红学”骗子来,也许更有独特的标本意义——他们自己就长期遭受不老实的骗子们打压迫害,到头来自己还不老实,实在是太可悲了。欧阳健目前在努力撰写一部个人亲历的学术史《稗海潮》,鉴于欧阳健们这两年来表现出的极不诚实的言行,我个人认为《稗海潮》的历史和人物述评是不值得相信的。


最后,无知无能、无道无赖、无情无义、无法无天的“红学界”,你们尽管撒谎,造谣,造假,放毒,幸而上天有眼,报应丝毫不爽,《红楼梦》原本真本即将问世。以红楼梦研究承担起替天行道的重大使命,我对自己很满意。


(好了)

 

附录:陈林与欧阳健、曲沐的对话

 

曲沐: 《对话陈林》 [2011-12-29 21:50:53]陈林先生批评了我,但也没有全批评,还是肯定了我对他的称赞,这都没有关系.听听陈林先生的意见也很好.陈林先生对欧阳和我的批评,主要是我们对他研究的曹佳氏与作者曹副(那个兆和页我电脑打不出来,请谅)没有表态,没有支持,这也请陈林先生谅解,我们对这个问题的却没有研究,所以不能说对,也不能说不对.陈林先生只管研究好了.和谢志明先生的研究一样,各有各的说法不也很好吗?陈林先生那样一个聪明人,应该知道君子和而不同的道理.我们对陈林先生辨伪脂本\脂砚斋,给予了多么高的评价,多么大的赞美!多么具体的肯定!全国又有几人!至于我们没有研究的东西,就允许我们不表态,允许我们存疑不很好吗.说我们称大,说实话,欧阳兄早就是大家,而我什么都不是,小学生一个,在陈林先生面前,必恭必敬的,从没有不尊重他人的.我自觉与陈林先生是红学朋友,朋友间不必要求绝对一致,有点不一致不也很好吗?是感言,请继续批评.


不要再讲这些自欺欺人的诡辩之辞了 [2011-12-31 17:32:04]

欧阳健和曲沐先生对曹頫是作者元春原型是曹佳氏的断然否认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怎么叫不表态存疑呢?没研究过就能如此斩钉截铁的否认,这是实事求是的态度吗?即便没研究过,看基本事实也都看得到,高中生都能懂。装糊涂干什么呢,毫无原则地和稀泥干什么呢。两位老先生,多年来本身就受了不诚实的人的诋毁迫害,为什么不吸取教训呢。你们尽管把这种自欺欺人的小把戏玩下去,这对我并没有什么减损,然而不诚实,是我始终会坚决反对的。

 

曲沐[2012-01-01 09:23:01]:

欧阳兄提出"包容曹雪芹异质思维",什么是"异质思维"?我的理解就是不同于传统说法,突破胡适的曹寅家事说,曹雪芹是曹寅孙子说.如今有人提出<红楼梦>作者是洪升\李渔\吴梅村\顾景星\谢三娘,等等,这都属于"异质思维",都应该受到包容,我的想法是,这么多不同观点,都可以说自己对,但不要说别人不对,究竟谁对谁不对,由历史证明好了,看谁的理由最充分,证据最扎实,最靠得住,谁就是赢家.


诡辩之为诡辩,就是因其逻辑不能自洽[2012-1-1 12:02:58]

当看到欧阳先生为孔庆东曲意辩护粉饰时,我就知道,老先生们诡辩的胆量是绝不可低估的。当我指出两位老先生的问题来之后,我很不愿意看到你们公开展示自己诡辩的才能,尽管半年多来你们已经一次又一次用自己的言行把你们在我心目中的美好形象抹黑,打碎。我为你们感到难堪,然而,很明显,你们却没有丝毫愧疚。真是历经大风大浪的老江湖了。不过,既然我已经仔细观察你们这么长时间了,你们怎么可能还有机会用诡辩来为自己粉饰呢。

学术研究的基本规范,就是用证据说话,用反复可验证的客观事实判断推理,揭示事物的真相。证据是唯一的标准,真相是唯一的目的。历史并不会说话,时间也无从证明,说话和证明的是处在时间历史之中掌握证据的人。曲沐先生的说法和欧阳先生的支持,无非是在推卸自身的责任和义务,把判断的责任、义务和权利推卸给后世的人们。这种做法,根本上是要取消学术,同时也是不讲学术道德的行为。

当欧阳先生在北大中文论坛上第一次看到我愤怒揭发百年红学造假第一大案时,他写了八个字一句话:重大发现,不容回避。什么叫不容回避呢?这是基于基本的学术规范和学术道德对研究者发出的道义呼吁。请问,欧阳先生那时候怎么不讲让历史去证明呢?

当欧阳先生和曲沐先生为克非先生断然否认“曹贾相连”的事实大唱赞歌,“确定无疑地”敲响新红学的“丧钟”,历史安在哉?你们怎么不讲让历史去证明呢?很显然,让不让历史去证明是你们说了算——必要的时候,你们就是历史本身;情况不利,那就让历史去证明!

所谓必要和不利,恰恰又是两位老先生精打细算的自身利益考量,跟学术其实并无多大关系,学术只是一层装饰的霓裳羽衣。两位老先生站出来为陈林揭穿陶洙造假售假喝彩,必要性在于这一事件本身就是为老先生们平反昭雪的降魔宝剑。但是,但陈林的光芒会让老先生们黯然失色时,欧阳先生很懂得在《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一个字都不提陈林。当陈林对曹頫是真作者、元春曹佳氏真实生日的论断让红学完全破产玩不下去之时,想要继续玩下去的两位老先生也懂得三缄其口。

老先生们为陈年希先生编纂纪念文集,完全未经陈林同意就将其一篇博客文章收录其中,而且事后也完全没有寄送文集或解释说明。我且不去讨论这一行为的失礼之处,我只想提出一个疑问:你们收录这篇文章时,做过任何删节没有?如果有,删的是哪些部分呢?我真希望,你们不要用一篇删得太狠的博客文章来再一次伤害你们的形象。

让历史去证明!这可笑的、虚伪的、懦弱的、不负责任、不道德的言行!当你们想肯定,你们就是历史开口证明;当你们想打打自己的小算盘,历史的责任、义务和权利在你们身上推卸得干干净净。

幸好我从来不曾开口要求过你们积极主动地来验证一下曹頫是真作者、元春曹佳氏的真实生日等事实。这些显而易见、反复宣示验证的事实其实也用不着你们来验证,更用不着历史来充当判官,事实就是事实,事实就是真相本身。在事实面前,是认账和不认账的问题——就如老先生们曾经强调的脂本之伪的问题一样;是学术规范和学术良知是否对历史中的个体起有效作用的问题。我看到的是,胡文彬先生倒是公开坦诚良心被刀扎的挣扎,你们是半点都没有。

诚然,对研究者、发烧友而言,每个人都有权利自由探索,每个人都有权利声称想自己的观点结论正确,然而观点结论是否真的正确却不由探索者说了算,惟有客观存在、反复可验的事实能证明。指出这些证据,是基于学术规范和学术道德的驱动。学术规范和学术道德是否还在起作用,每个人的言行就是显而易见的证明。

我来跟你们谈事实,你们就开始谈包容;我若跟你们谈包容,你们就充当历史判官把曹頫是真作者、元春真实生日就是曹佳氏生日、“曹贾相连”的事实直接给“毕”了命。老先生们,请问你们的逻辑何在,立场何在,原则何在?

看到你们这样无效的挣扎,我没有仇恨,也没有悲悯,我感到是无聊和漠然。老先生们,继续玩你们的“让历史去证明”的小游戏。我分明看到了历史对你们这种小把戏的准确宣判。


(完了)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