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飞的土豆

永不放弃

 
 
 

日志

 
 
 
 

南宋吴门忠烈  

2014-02-08 17:13:19|  分类: 历史考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玠,字晋卿,宋德顺陇干(今平凉市静宁)人,以良家子从军,击夏人、讨方腊,皆有功。绍兴三年(1133)驻守河池(今徽县),大败金兀术于陕西活尚原。(1134年)再大败撒离喝部金人于徽县嘉陵镇仙人关胜金坪。绍兴九年(1139)克复陇州(今天水地区),十一年(1141)宋金南北议和,功败于垂成之际,遂卒于仙人关。年47岁。赠少师,谥武安,乡人立祠作庙于仙人关以祭,号忠烈。淳熙(1174--1189)中,追封涪王。子五人:拱、扶、楲、扩、护,亦握兵柄,吴氏一门三代镇守陇南,全蜀之门户历七十余载。宋胡世将有《忠烈吴公祠记》歌颂其事。后其庙移于徽县钟楼山,山因之俗名吴山。其事迹详见《宋史》、《徽县志》。明徽州知县张伯魁有《重修吴王庙记》详述其事。今所存《吴王墓志铭》碑及石人石马由仙人关故址迁移而来。其文漫灭,惟徽志所遗尤可知之。碑左右遗留封土二,疑为吴王衣冠墓,亦未可知。

  宋故将军吴玠之墓及宋故开府吴公墓志铭碑座落在徽县城关东北钟楼山之上。钟楼山因宋代以来有吴玠墓、吴王庙在其上,历史上人们习惯称吴山。明代郭从道《徽郡志》记载钟楼山,在学宫后,上建钟鼓楼。有宋故开府吴公墓志铭碑。宋代以来,河池百姓为了祭念吴玠、吴璘、吴挺三人的抗金业绩,曾于县城北山修建了吴王庙,庙内立有吴氏一门二世三忠烈塑像,庙前立有宋故开府吴公墓志铭碑,四时八节进行祭祀。

历史上的宋忠烈吴玠墓及吴王庙曾一度失踪。据清代嘉庆十一(公元1807)年徽县知县张伯魁《重修吴王庙记》记载:张伯魁见吴山之上荒烟蔓草之中有一楹颓废的庙宇,经详细察询史料与一些老人方知此处为吴王庙。他见庙庭之前刍牧往来,流民环集,慨然忧之。于是禁绝放牧,将居住在此的人迁移到他处,并在丁卯(1807)年夏,捐出自己的俸禄,重新建起三楹画栋雕梁的殿宇,再塑了吴玠父子神像,又在庭外修筑了十三丈石道,一直通向山门。又经过搜集考证,得到了胡世将为吴玠题写的仙人关《宋忠烈吴公祠记》,从而考证出最早的吴王庙并不在吴山而在仙人关,吴山之吴王庙系宋代以来新建庙宇。

吴王庙忠烈祠后山顶当时有吴玠墓,张伯魁考证出墓前文字已不可轻易辨认的墓碑为宋故开府吴公墓志铭碑。又见碑临近悬崖,摇摇欲坠,即组织人往内移动了四十步,并且重修了碑亭,加以保护。光绪六年(1880年),徽县知事李裕泽再次重修了碑亭。

宋故开府吴公墓志铭碑座东朝西,高2.96米,宽1.58米,厚0.31米。碑额左右两条蟠龙对应,额下正中分三行刻宋故开府吴公墓志铭九个篆书大字。正面为南宋绍兴五年进士、直学士院侍讲、大诗人王纶所撰吴玠神道碑原刻碑文,分布21行,每行80余字,共1680余字。碑背面中心地带,张伯魁当年刻下以下文字:大清嘉庆十三年秋,知县张伯魁,海盐人,因修县志,访考遗迹。有碑于钟楼山,读其文,宋吴忠烈墓志碑也。临崖将坠,伯魁虑心默祷。亟令石工前移四十步,筑围墙、立墓门以识之。敬赋五言二首记于碑阴:独立高原上,岿然见一碑。阴风号鬼卒,暮雨隐神旗。迟我西来日,怜公北伐时。历朝颁爵赏,枉自数功奇。  六百年前墓,艰难百战身。兄弟溥久泽,南北倚孤臣。哀角秋声乱,奇兵地势屯。宣扬渐德薄,五字欲通神。

碑文在《陇右金石录》、《秦州直隶州志》《徽县志》中有原文记录。民国时期,国民军李铁军旅长1934年在徽县吴山驻防时,出于对吴玠墓碑保护的目的,又在碑面正中纵向复刻了宋故将军吴玠之墓八个楷书大字。

1981910日,甘肃省人民政府公布墓区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并划定整个吴山及山上古柏皆在保护之列。19921995年,由省文物局两次拔专款四万元对碑亭进行了重修,新建成仿宋代建筑风格的砖木结构六角亭一座。

山上原有吴玠封土墓葬两座,正北一座已无墓葬痕迹,另一座在墓碑正东约9米处,高l.4米,底径9.3米,呈圆锥状,底部用石块筑起约40厘米。墓碑位于崖后20余米处一座飞檐画栋,精雕细琢的仿古碑亭之下,又在碑亭周围加上了防护铁栅。碑前方左右两侧有19923月移自虞关乡穆坪村石马坪墓葬的宋代石马两匹、古装石人两尊。尽管有残损,但仍然端庄而威严。

吴璘,字唐卿11001166)德顺军陇干(今天甘肃静宁)人,南宋抗金名将。 吴璘少好骑射,善读兵书,经常随兄吴玠参加攻战,英勇果敢,积功至阁门宣赞舍人。在宋金长期的对峙中,他力主抗金,反对求和。在西部战场上,一直置身于战争的第一线,屡破金军,战功显赫,名扬巴蜀,成为川陕地区、乃至大西北边防要塞抗御金兵入侵的重要支柱。富平之战失败后,绍兴元年(1131),金大将没立、乌鲁折合会兵攻战略要地和尚原(陕西宝鸡县西南)。吴璘奉兄命守和尚原前沿阵地箭筈关。面对数倍于己的强敌,他率众死战,力挫敌锋,赢得了能攻善守之誉,受命统制和尚原军马。同年秋天,金帅兀术亲督10万之师,大举进攻和尚原,企图入川。吴璘与兄率军死守,选健卒劲弩,轮番猛射。璘自引精兵3000设伏于原北之神岔沟,出奇制胜,连破敌寨10余座,俘获首领及甲兵以万计,兀术身中流矢,大败亏输。金军自入中原,其败衄未尝如此也。绍兴三年(1133),吴璘因功擢升为荣州防御使,知秦州,扼守和尚原。

  绍兴四年(1134),兀术率大将撒离喝及伪齐大将刘夔,三路联合,集结 10万人马攻破和尚原,转趋仙人关 (古代关隘名,在今甘肃省徽县东南。此关西临喜陵江,南接略阳北界,北有虞关紧接铁山栈道,是关中、天水进入汉中要地,也是由陕入川的重要咽喉)。1134年,宋将吴玠军在此据险坚守,大败金兵,使金军南下的企图破灭。  。吴璘受兄命整编从和尚原突围出来的军士,置寨于关右,以阻金兵入川之路。金军选精甲利卒,用云梯、火箭、挠钩,猛攻宋营。吴璘以刀画地,大声高呼:为保此关隘,死何足惜,若遇敌退者斩!督士死战,矢如雨下,敌尸盈野。后璘会兄乘金兵力疲,发动反击,猝然杀入金营,左右冲突,大破金军。从此,金军多年不敢窥蜀。吴璘因此被朝廷授为定国军承宣使。。吴璘受兄命整编从和尚原突围出来的军士,置寨于关右,以阻金兵入川之路。金军选精甲利卒,用云梯、火箭、挠钩,猛攻宋营。吴璘以刀画地,大声高呼:为保此关隘,死何足惜,若遇敌退者斩!督士死战,矢如雨下,敌尸盈野。后璘会兄乘金兵力疲,发动反击,猝然杀入金营,左右冲突,大破金军。从此,金军多年不敢窥蜀。吴璘因此被朝廷授为定国军承宣使。绍兴六年(1136),璘被调为行营左护军统制。    

  绍兴九年(1139)初,升为都统制。是年夏天,其兄病故于仙人关,由他代为领兵,加授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 绍兴九年秋,宋金议和成立,宋向金面北称臣,输贡银25万两,纳绢25万匹;金向宋归还黄河以南和陕西地区。根据协议,南宋王朝派端明殿学士楼诏为使驰赴川陕宣布上意,欲以吴璘、杨政等分陕而守,尽移川口诸军。吴璘以为不可:金人反复难测,不可不防,如我移军分屯陕右,金军乘蜀口空虚无守,一面分军南山阻我陇右之军,一面遣主力直捣蜀口,则我将不战自屈。他建议说:我军最好还是依山为屯,控制要害,待金军力疲,渐图进据。这样,进则有依托,退则可据守,方为万全之计。” 楼诏从其议,命吴璘与杨政两军分屯陕蜀交界之地,只派郭浩一军进屯延安。 其间,新授川陕宣抚使的胡世将,欲按朝廷旨意弃守仙人关。璘闻讯后急速往见,陈其利害:金以重兵屯驻河中府(今山西永济蒲州),若驱兵疾驰,不五日可达川口,我军远在陕北,如遇缓急则不可速集,若再放弃关隘要塞,其势必危。” 胡世将听其言,认为意见可取,遂抗命不行。吴璘仅派少数兵赴秦州,留主力驻守阶、成一线要地,命诸将严加戒备,以防万一。事情发展果然不出吴璘所料。绍兴十年(1140),金统治集团发生政变,兀术执政,撕毁和议,以全部兵力分路大举南侵。金兵西路军由蒲州渡过黄河,迅速占领长安,直趋凤翔,远近震惊,上下惶恐。是时,唯吴璘之主力屯驻河池,陕右之军皆隔于敌后。警报传来,吴璘立即率军迎敌,几经激战,力挫金兵。为加强在陕诸军的统一指挥,他受命与胡世将共同节制陕西诸路军马。嗣后,璘下书约金军会战,先以弱军坚守阵地,抵御金军冲击,当敌势衰之时遣骁骑反击,金军望风披靡,败走扶风。璘又趋兵追击,破敌于扶风。金西路军主力撒离喝不甘失败,亲率主力于北通坊,列阵20 里,欲阻吴璘,璘督军猛扑,又破金军,进而收复秦州及陇右诸军。绍兴十一年(1141)八、九月间,吴璘又大破金军于陇州刘家圈、郯家湾、腊家城,这次战役,战果辉煌,给金人以沉重的打击。

 绍兴十二年(1142),吴璘诏授检校少师,任命为阶、成、岷、凤四州经略使。不久,宋王朝分利州路为东西两路,任吴璘为两路安抚使,坐镇兴州(今陕西略阳),节制西部阶、成等七州军马。嗣后十多年来,虽因和议而少战事,但吴璘却一直坚持治军经武,常备不懈。

  金主完颜亮为缓和统治集团内部的矛盾,于绍兴三十一年(1161),亲率数十万大军,渡淮南侵。遣大将合喜为两路元帅,引军出陕西宝鸡南之大散关,进袭凤州之黄牛堡。受命为四川宣抚使不久的吴璘,置重病于不顾,赶赴仙人关前线督军。并调内地诸军马分道北进御敌。三十二年(1162)春,经过一段相持之后,吴璘率师反攻,先以主力进击大散关,又派部将姚仲引一军进取巩州(今陕西陇县),惠逢引一军攻熙河(今甘肃临洮)。宋金两军相持60余日,关终不能破。于是改变策略,回师转攻德顺军(静宁),初战不利,后璘亲临前敌,挥师猛攻,金军败守塞磊,遂引众夜遁,德顺乃克。璘入城,市不改肆,父老拥马迎拜。四月,金军围攻原州(今甘肃镇原),吴璘挥鞭凤翔督师,与姚仲率军往援,因金军大至,姚仲战败,退守德顺,璘度金军必乘胜进兵德顺,遂率军疾驰防城,在城东山地筑垒固守。未几,金军10余万果至,血战连日,伤亡甚众,而宋军阵地如故。后因朝廷主和,加之川口空虚,恐为敌乘,吴璘放弃已收复的州郡,退入汉中。为褒奖吴璘之功,乾道元年(1165),孝宗诏拜他为太傅,封新安郡王,仍领宣抚使,镇兴元(今陕西汉中)

 吴璘退守汉中之后,秉承故兄玠志增修保城古堰,兴修水利,灌田数千顷。积极发展和恢复农业生产,为民称道。乾道三年(1167),卒于任所,享年66岁,追封信王,谥武安,葬于南坝山上,当地人称作吴王坟

吴璘墓在略阳县城关镇南坝村的吴王坟村,当地人传说三次打败金兀术的南宋抗金名将、涪王吴璘的坟墓在此。 坟墓遗址位于一处40°左右的坡地,遗存有石马、石羊、石人。石马呈坐式,高0.75米,宽0.5米,长1.3米;石羊高0.48米,宽0.3米,厚0.65米;石人高0.85米,宽0.46米,厚0.25米。因文革以来墓地遭严重毁坏,吴璘墓碑近年被人盗走,故坟墓的具体位置已无法确定。坡顶一户人家其祖上是吴王墓守陵人,据他介绍周围最少1500平方米之地都是吴王坟地,墓地曾经很辉煌,有祭台、围墙、石碑等。

吴挺,字仲烈,为南宋抗金名将吴璘第五子,德顺军陇干(今甘肃静宁县)人。当时正处于靖康之变后宋金交战的严峻历史时期,吴挺出身将门,23岁从其父参加保卫大宋疆土的战斗,屡建奇功。孝宗朝,领父职,坐镇陕甘翊卫巴蜀,后任利州(今四川广元市)西路安抚使,兼知利州,以抗敌备边,为朝廷所倚重。光宗绍熙四年(公元1193年)以积劳成疾,卒于兴州(今陕西略阳),葬于成州(即今成县),终年55岁。

吴挺碑位于甘肃省成县城北1.5公里处的城关镇石碑寨,全称《世功保蜀忠德之碑》,俗称吴王碑。此碑系南宋抗金名将吴挺神道碑,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吴挺碑立于南宋嘉泰三年(1203),高大伟岸,碑体高6.18米,宽1.87米,厚0.46米,重量在350吨以上。碑体镶嵌于高出地面1.8米、宽广5.6米的四螭托碑碑趺上。纯用白石雕琢成的螭龙碑趺,4条径粗0.7米的白螭鳞甲斑斑突起,盘踞于腾涌的浪花之上,巨目瞠然上视,四爪高举纯用青石雕成的碑体,极为强劲有力。碑正面顶部为鎏金篆额皇帝宸翰四字,每字长、宽各45厘米,四周环刻二龙戏珠图案。碑阴中部刻楷书世功保蜀忠德之碑,为宋宁宗所书,竖排两行,每行4字,每字长46厘米,宽30厘米。行间刊有敕令宝玺修正殿书”8个小字,四周刻八龙腾云图。下部刻铭文652字和寿字佛手图案。碑阴额篆世功保蜀忠德之碑,饰二龙斗宝图。中部刻碑文8416字,是当时国子祭酒、实录院同修撰高文虎奉宁宗敕命所撰,起居舍人,实录院检讨官陈宗召奉敕书丹。碑文详尽记述了吴挺家世和他参与的宋金在甘肃境内的德顺之战、瓦亭之战、巩城之战等战役,以及保境筹边的功绩,比《宋史·吴挺传》1300字多出7000多字。由整块巨大青石雕刻而成的高大碑体,造型雄奇高大,碑文翔实生动,图案精美华丽,书法遒劲挺拔,刻工流畅古朴,是研究宋代政治、军事、文化等方面的珍贵实物依据。  

成县城关北二里石碑寨的吴挺世功保蜀忠德之碑” (上、下图)

  

附:徽县吴山《宋故开府吴公墓志铭》(吴玠墓志铭)

  胡世将

绍兴九年春三月,开府仪同三司吴公,以寝疾奏乞谢事,天子恻然优之,命四川安抚制置使成都守臣世将,访善医治疾,又驰国医视。公以六月己巳薨于军,享年四十有七。七月遗表闻,上震悼,辍朝二日。赠公少师,凡恤典悉加厚。其弟璘与诸孤,奉丧归葬于德顺军水洛城北原先茔之次。十一月,上念公之己葬,诏有司赐钱三十万,擢璘继神龙卫四厢都指挥使,以慰恤其家。恩义备极。

盖自天下用兵,乘舆省康吴。会公以偏师起西鄙,奋孤忠,抑大难,保川陕共百十六州,以重上流之势,屏翰王室,屹如长城。方敌国深浸,叛臣僭窃,道路阻绝,公未尝得一见天子。独其精忠上达,圣主明见万里之外,谓公可属大事,当方面。凡军事不从中御,而赏罚付之不疑,以卒成却敌故圉之功者,惟天子之明,而公之忠也。即葬,诸孤以行状请铭,谨序而铭之。

惟吴氏出泰伯之后,以国为姓,自季札避位,其子孙家鲁卫之间。厥后散处四方,谱牒遗佚,遂不可尽考。而起守西河,芮国长沙,汉封广平,皆本德义,尚忠勇,为世良将。而公天挺英奇,崛起数千载之后,赫然功名,与之相望。迹其流风余烈,盖有自焉。

公之曾祖讳谦,赠太子太保,妣李氏,永宁郡夫人;祖讳遂,赠太子太保,妣齐氏,普宁郡夫人;考讳扆,赠少保,妣刘氏,嘉国夫人。自少保而上,世居德顺之陇干,以公贵追荣三世。公讳玠,字晋卿,少沉毅,有志节,善骑射,知兵法,读书能通大义。未冠,以良家子隶泾源军。政和中,夏人犯边,力战有功,补进义副尉,稍擢队将。从讨浙西贼方腊,破其众,擒酋长一人。及击破河北群盗,累功擢忠训郎,权泾源第十一将。夏人攻怀德军,公以百余骑突击追北,斩首级百四十有六,转秉义郎,擢本路第十二副将,自是威名益震。

 建炎二年,金人内侵已三载矣。春渡河,出大散关,略秦、雍,所过城邑辄下。三月,还自巩州至凤翔,陇右都护张严邀战失利,敌势愈张,谋趋泾州。大将曲端据守麻务镇,命公为前锋。公进据青溪岭,逆击大破之,敌始有惮公意。转武义郎,权泾源路兵马都监,兼知德顺军。冬,以本道军复华州。师入,命将士无杀略,居民安堵,转武功大夫、忠州刺史。三年冬,蜀贼史斌寇兴、凤,据长安,谋为不轨,公击斩之,转右武大夫。四年春,擢泾原路马步军副总管。金人谋取环、庆,大将娄室以众数万至麻亭。公接战于彭原店,士殊死斗,杀伤过半,敌惧引去。而曲端劾公违节度,坐降武显大夫,罢总管,论者不平。未几,复故官职,改秦凤路马步军副总管、凤翔府,兼权永兴路经略安抚司。公事进复长安,转右武大夫、忠州防御使,兼宣抚处置司。将合五路兵与金人决战,公谓:宜各守要害,以待其敝。秋九月,师次富平。都统制会诸将议战,公又曰:兵以利动,今地势不利,何以战?宜据高阜,先为不可胜者。众曰:我师数倍,又前临大泽,非敌骑所宜。不听,既而敌骤至,囊土逾淖,以薄吾营,军遂大恐。溃,而五路悉陷,巴蜀大震。公独整旅,保散关之东和尚原,积粟练兵,列栅其上。或谓:公宜屯汉中,以安巴蜀。公曰:敌不破我,必不敢进。坚壁重兵以临之,彼惧吾蹑其后,保蜀之道也。

明年,改元绍兴。春三月,敌酋没立果率锐兵犯我,期必取而后进,公击败之。拜忠州防御使兼帅泾源。夏五月,没立果会别将孛鲁折合众敌万,使大将由阶、成出散关先至,公与之战三日,大败而去。没立方攻箭舌关,公复遣麾下击退,卒不得与二将合。转明州观察使。丁嘉国忧,起复,寻兼陕西诸路都统制。自破契丹以来,敌常胜;每与公战,辄败,不胜其愤。冬十月,其四太子者会诸道兵十余万,造浮梁,跨渭水,自宝鸡连营三十里,又垒石为城,夹涧水与官军相拒。公指授诸将,选劲弓弩,号驻队,番休迭射,矢发如雨。敌稍却,则以奇兵旁击。如是者三日,度其困且走,则为伏于神坌,以待其归。伏发,敌众大乱,俘其将羊哥、孛堇及酋领三百余人,甲士八百六十人,尸填坑谷者二十余里,获铠仗数万计。拜镇西节度使。二年,兼宣抚陕西处置使司、都统制,节制兴、文、龙州。

敌久窥蜀,必欲以奇取之。三年春,缞其兵,又尽发五路叛卒,声言东去,反自商于出汉阴,捣梁、洋。金州失守,公亟率麾下倍道疾驰,且调兵利、阆。既至,适与敌遇,使人以黄柑遗其帅撒离喝,敌惊曰:吴公来何速耶?遂大战绕凤关,凡六日,敌皆败,杀伤不可胜计。撒离喝怒斩其千户孛堇数人,以死犯关,出公后,公遂结阵趋西县。或曰:蜀危矣。公曰:敌去国远斗,而死伤大半,吾方全师以制其枢,蜀何忧耶?月余,敌果退。加检校少保,充利州路阶、成、凤州节度制置使。四年春二月,敌复大入,犯仙人关。公预为垒关曰胜金坪,严兵以待。敌据阜战,且攻垒,公命将士更射,又出锐兵击其左右。战五日,皆捷,敌复遁去。上闻之嘉叹,赐以亲札曰:朕恨不抚卿背也。是役也,敌决意入蜀,自其元帅以下,皆尽室以来;又以刘豫心腹为四川招抚使。即不得志,度公终不可倖胜,则还据凤翔。授甲士田,为久留计,自是不复轻动矣。夏四月,徙镇宁国,除川陕宣抚副使。秋七月,录仙人关功,进检校少师,奉宁、保静军节度使。五年春,攻下秦州。六年,兼营田大使,徙镇保平、静远军。

公与敌对垒且十载,常患远饷劳民,屡汰冗员,节浮费,岁益屯田至十万斛。又调戍兵,命梁、洋守将治褒城废堰,广溉民田,复业者数万家。朝廷嘉之,每降玺书褒谕。七年冬,敌废刘豫,且益兵,众以为疑;公策其将去。九年春,和议成,上以其功高,复赐亲札,进开府仪同三司,迁四川宣抚使。遣内侍赍诰赐,公以病甚,扶掖听命。自以赏过其劳,固辞,优诏不许。时,失地既复,方依绥附,而疾不可为矣。天□□□□□□终使保蜀,付之安全,若有所待,以是蜀人尤悲尔思之。公娶张氏,故侍中耆之后,封永宁郡夫人。子男五人:拱,右武郎;扶;撝皆承奉郎;扩、揔尚幼。女四人。

公能乐善,每观史,前事可师者必书而识之左右;用兵本孙吴,而能知其变,务远大不求近效,故能保其必胜。御下严而有恩,视卒之休戚如己,而同其甘苦,故人乐为之用。既贵,而自奉之约不逾平时,至推以予不少吝,故家无赀,而至无宅居。呜呼:虽古名将何加焉。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