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飞的土豆

永不放弃

 
 
 

日志

 
 
 
 

(转)大唐李姓出天水——就李唐祖籍问题与李宝通先生商榷  

2016-11-08 17:22:51|  分类: 有容乃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就李唐祖籍问题与李宝通先生商榷

李雁彬

近读西北师范大学李宝通先生评介《天水通史》的《汉月依旧照今人》一文,作为一个天水人,深为先生对《天水通史》和天水历史文化的高度评价而感动。然感动之余又不免萌生疑惑。比如在李唐皇室的籍贯问题上李先生认为 “李唐起家武川,入主中原,出于政治文化考虑,先认老聃作祖,后附李暠为宗。当年法琳曾当面批评唐太宗‘弃北代而认陇西’,然本书(《天水通史》)直接认定李唐祖籍天水,且浓墨重彩,不吝篇幅。”对先生此说,笔者不敢苟同,因不揣浅陋,与先生商榷。

笔者对历史问题的研究虽然涉足尚浅,但据我所知,有关李唐皇室祖籍问题的资料主要有唐朝廷亲自组织编纂的族谱《大唐玉牒》及欧阳修编纂的《 新唐书·宗室世系》等。依其所记,李唐皇室的血统源流是十分清楚的:从李氏得姓至唐国公李虎,已传五十四世,而李虎籍贯就在陇西成纪。也许从黄帝时代算起,因年代邃邈,难免会有附会失误,但唐初李氏对其近祖应该还是能记得清楚的。大唐开国皇帝李渊的祖父为西魏柱国大将军李虎,官至“使持节、太尉、柱国大将军、大都督、尚书左仆射、陇右行台、少师、陇西郡开国公”。宇文觉建立北周后,时已去世的李虎被追封为唐国公。李虎为凉武昭王李暠之五代孙。从李暠到李渊只有八代,可见世系并非遥远,因而根本不存在某些学者所言的冒认祖先之嫌。

李暠生有十个儿子,次子李歆生李重耳,重耳以国亡奔宋,为汝南太守。北魏克豫州,重耳以地归魏,拜弘农太守,又任南安将军,豫州刺史。重耳之子李熙为李虎之祖父,任北魏金门镇将军,率豪杰镇戍武川(今内蒙古武川县西),家于此。李熙生子李天赐任北魏幢主,为李虎之父。正因为李唐祖先后出了李暠和李虎这两个人物,所以唐中宗神龙元年(705年)曾发生唐宗庙应以谁为始祖的争论。当时,不少人主张以西凉创立者李暠为始祖,但也有部分人不主张立李暠为始祖。主张不立李暠的原因一是“亲尽则迁,不在昭穆合食之数”,二是“凉武昭王勋业未广,后主失守,国土不传。”虽然终以三昭三穆之规立李虎为太祖(即景皇帝),但从中可以看出,李唐皇室为李暠之后却是毫无疑问的。综上所述,李唐皇室的祖先除在敦煌建立西凉政权的李暠这一主脉而外,其后代李重耳奔宋家于金陵此为一家,至重耳子李熙家于武川又为一家。李唐之祖可谓世代迁徙,随处为家。古人慎终追远,所以李唐之祖后来迁居的金陵、武川等地并不为祖望,其祖望向以陇西为准。

那么,李唐皇室的祖籍究竟是陇西狄道还是陇西成纪呢?唐代帝王及王子、公主墓志冠以籍贯者,无非是“陇西成纪”或“陇西狄道”。比如《唐李祐墓志铭》《大唐房陵大长公主墓志铭并序》《和政公主神道碑》皆曰“陇西成纪人”,唐太宗李世民二子李恪及其他数位公主墓碑则曰“陇西狄道人”。为何同为皇室成员,有的为成纪人,有的为狄道人呢?产生分歧的根源《晋书·凉武昭王李玄盛传》交代得很清楚,“武昭王讳暠,字玄盛,小字长生,陇西成纪人,姓李氏,汉前将军李广之十六世孙也。广曾祖仲翔,汉初为将军,讨叛羌于素昌,索昌即狄道也,众寡不敌,死之。仲翔子伯考奔丧,因葬于狄道东川,遂家焉”。这段记载,既先肯定了暠为成纪人,又言李广曾祖父曾家于狄道,所以陇西李氏祖望或曰成纪,或曰狄道。

李伯考曾任陇西、河东太守,生子李尚为成纪令,因居成纪。李尚生李广,世称飞将军,名震史册,为标志性的人物,陇西成纪李氏祖望的地位也因李广而著名。狄道李氏与成纪李氏本为一支,但在狄道和成纪之间屡有迁徙。从陇西守李崇到李尚六代之间其祖先后担任陇西、狄道、成纪官职者有五代(李崇为陇西守,其子李瑶为狄道侯,孙李信为陇西侯,李信孙李仲翔战死狄道,仲翔子伯考又任陇西太守,孙李尚官陇西成纪令)。所以李唐皇室成员墓志既可称陇西成纪人,也可称陇西狄道人,并不矛盾。因李暠为李广十六世孙,而李广之父为成纪李氏房之始祖,而李唐皇室正为此支后裔,所以以成纪为李唐皇室祖籍也是很自然的。

陇西李氏先家于狄道还是成纪也存在分歧,其争论根原就在对“槐里”这一地名的不同认识上。但不论怎么争论,陇西成纪作为李氏祖望的地位是不可动摇的,因为成纪李氏是以李广生成纪为标志和开端的。《史记·李将军传》载,“李广,陇西成纪人也。其先曰李信,秦时为将,逐得燕太子丹者也。故槐里,徏成纪。”秦安《右九李氏家谱》在《姓氏源流考》中也言:“(李氏)越数十传及信祖,当秦之方盛也,由槐里迁陇,居成纪。曾善于射,因以射传家。生子二,曰伯曰仲,及信祖卒,伯仲携家眷复迁狄道东川。”“惠帝时,伯氏之孙尚,为成纪令,尚生广。”《史记》和《李氏家谱》皆言李信祖父由槐里(今陕西兴平)迁居成纪。

天水成纪李氏文化积淀深厚,许多文物古迹也都从一个侧面说明成纪是李氏之根,也是李唐王朝之根。众所周知的天水李广墓、飞将巷,民国《天水县志》中记载的秦州唐李渊祖墓,武山出土的唐先祖墓,秦安的出土的大型唐墓等,无不保留着包括唐王室先祖在内的大量李氏文化的痕迹。元人蒲思源曾作《新修二贤祠堂记》,收入四库全书,其文记载时人在“成纪望邑之南,夕水之阴,五龙谷山岘”为成纪名人李广、李白一武一文二乡贤立祠堂。李白生前多次在诗文中称其故里为陇西成纪。李白研究学者何树瀛先生在《李白家世·祖籍·生地考辨》一文中认为“碎叶为李白父等潜逃之地,李白生于陇西成纪”,并且考证李白父亲后来由四川移居故里成纪定居,李白曾五次归成纪探亲。

其实,李唐皇室的祖籍在成纪还是狄道的争论还不是问题的关键。问题的关键在李唐皇室是胡人汉人之争上。近代部分史学者标新立异,提出诸如“李唐血统胡人”说,“祖籍赵郡”说等不同观点,其说虽为一家之言,并不为学术界所公认,但也产生了一些影响。李宝通先生肯定的李唐皇室“起家武川,入主中原”的微言大义就暗示出李唐皇室的血统是否为汉人还是有争议的。尽管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民族融合是史学界公认的,但汉人历来以父系传家,所以李唐皇室为胡人鲜卑族后裔的说法缺乏可信证据,陈寅恪等前辈学者对此都有详尽的驳斥,在此不复赘言。而李先生所言“当年法琳曾当面批评唐太宗‘弃北代而认陇西’”云云,只不过为佛家弟子与道家争地位的说辞,并不能成为李唐血统就为胡人的论据。

 综上所述,成纪李氏以飞将军李广而显名天下,以西凉王李暠而奠定功业,其后裔枝繁叶茂,在西魏、北周政权中,逐渐形成一支左右政局的政治力量——成纪李氏集团。唐国公李虎与李贤、李弼、李远、李穆等成纪李氏世居显位,“自周至隋,郁为西京盛族。”在中国历史上,李姓称帝者多达60余人,先后建立了成汉、西凉等12个王朝,而最盛者莫过于唐朝。由此可见,《天水通史》的编著者将天水成纪这片土地上走出去的李唐王朝的创立者的事迹加以记载本是准确而无可厚非的;而一些学者提出的李唐皇室的祖先为胡人,唐王朝攀附成纪李氏的观点是站不住脚的。

                         


                        陇西成纪孕李唐(未修改稿)

 近日读到西北师范大学李宝通先生评介《天水通史》的《汉月依旧照今人》一文,作者以饱含热情的笔触高度评价了陇东南天水这一地域的历史文化和人文积淀,又以深厚的史识和独到的见解对《天水通史》的特色和成就给予了肯定,并客观地指出不足之处。作为一个天水读者,我深为先生给予天水文化和《天水通史》的热情推介而感动,但对先生的部分观点却心存疑虑。比如在李唐王室的籍贯问题先生提出了不同意见,认为《天水通史》“与众多地方史志相似,附会名人增加影响。李唐起家武川,入主中原,出于政治文化考虑,先认老聃作祖,后附李暠为宗。当年法琳曾当面批评唐太宗‘弃北代而认陇西’,然本书直接认定李唐祖籍天水,且浓墨重彩,不吝篇幅。是否妥当,或可斟酌。”

对于李先生的这一看法,笔者实不敢苟同,因而不揣浅陋,就相关问题与先生商榷。

第一,李唐王朝的祖籍究竟在何处?笔者本为门外汉,对于历史涉足尚浅,只能通过查阅有关资料来考定,不敢妄下断语。我所知的有关李唐王朝祖籍问题的资料首先是唐代朝廷亲自组织编纂的唐朝皇帝的族谱《大唐玉牒》,欧阳修《 新唐书·宗室世系》等,依其所载,李唐皇室的血统源流是十分清楚的。至唐国公李虎,李氏已传五十四世。也许从黄帝时算起,年代邃邈,难免会有附会失误,但唐初李氏对其近祖还是能记得清、认得准的。李渊祖父为西魏柱国大将军李虎,官至“使持节、太尉、柱国大将军、大都督、尚书左仆射、陇右行台、少师、陇西郡开国公”,宇文觉建立北周后,时已去逝的李虎被追封为唐国公,因而其后代亦袭唐国公。李虎为凉武昭王李暠之四代孙,世系并非遥远,屈指可算,并不存在如某些学者所言的冒认祖先的嫌疑。李暠共生有十个儿子,其次子李歆生李重耳,重耳以国亡奔宋,为汝南太守。北魏克豫州,重耳以地归魏,拜弘农太守,又任南安将军,豫州刺史。重耳之子李熙为李虎之祖父,任北魏金门镇将军,率豪杰镇戍武川(今内蒙古武川县西),家于此。李熙生子李天赐任北魏幢主,为李虎之父。正因为李唐祖先中出了李暠和李虎这两个功勋显著的人物,所以唐中宗神龙元年(705年)太常官曾为唐宗室宗庙应以谁为始祖而发生过争论,当时就有不少人主张以北凉武昭王李暠为始祖,虽然最后以三昭三穆之定规,以李虎为太祖(即皇家之景皇帝),但从中可以看出,李唐王朝为李暠之后却是无疑问的。当时讨论不立李暠为始祖的一个原因是“亲尽则迁,不在昭穆合食之数”,是说年代较为久远;另一个原因是“凉武昭王勋业未广,后主失守,国土不传。”

李唐王室祖先除武川起家外,曾在敦煌建立北凉(又称西凉)政权,此为一家;后代李重耳奔宋,家于金陵,此又一家,至李熙家于武川,可谓世代迁徙,随处为家,金陵、武川不过一二代人,古人慎终追远,临时居住之处,并不能成祖望,所以李唐王朝向来以陇西为祖望。

那么李唐王室祖籍究竟是陇西狄道还是陇西成纪?唐代帝王及王子公主墓志冠以籍贯者,无非是“陇西成纪”或“陇西狄道”。比如《唐李祐墓志铭》《大唐房陵大长公主墓志铭并序》《和政公主神道碑》皆曰“陇西成纪人”,唐太宗李世民二子李恪及其他数位公主墓碑则曰“陇西狄道人”。为何同为皇室成员,有的为成纪人,有的为狄道人,发生这种分歧义根源在于《晋书·凉武昭王李玄盛传》的记载:“武昭王讳暠,字玄盛,小字长生,陇西成纪人,姓李氏,汉前将军李广之十六世孙也。广曾祖仲翔,汉初为将军,讨叛羌于素昌,索昌即狄道也,众寡不敌,死之。仲翔子伯考奔丧,因葬于狄道东川,遂家焉。”这段表述中,既先肯定了暠为成纪人,又言李广曾祖父曾家于狄道,所以陇西李氏祖望或曰成纪,或曰狄道。李伯考曾任陇西、河东太守,生子李尚为成纪令,因居成纪。李尚生李广,世称飞将军,名震史册,为标志性的人物,陇西成纪李氏祖望的地位也因李广而著名。狄道李氏与成纪李氏本为一支,同为陇西,但在狄道和成纪之间屡有迁徙。从陇西守李崇到李尚六代之间其祖先后担任陇西、狄道、成纪官职者有五代(李崇为陇西守,其子李瑶为狄道侯,孙李信为陇西侯,李信孙李仲翔战死狄道,仲翔子伯考又任陇西太守,孙李尚官陇西成纪令)。所以李唐王室成员墓志既可称陇西成纪人,也可称陇西狄道人,并不矛盾。因李暠为李广十六世孙,而李广之父为成纪李氏房之始祖,而李唐王朝正为此支后裔,所以成纪为李唐王朝祖望也是很自然的。另外,陇西李氏究竟最先家于狄道还是成纪,史上也多有争议,秦安《右九李氏家谱》在《姓氏源流考》考证:“(李氏)越数十传及信祖,当秦之方盛也,由槐里迁陇,居成纪。曾善于射,因以射传家。生子二,曰伯曰仲,及信祖卒,伯仲携家眷复迁狄道东川。”“惠帝时,伯氏之孙尚,为成纪令,尚生广。”《史记·李将军传》称“李广,陇西成纪人也,其先曰李信,秦时为将,逐得燕太子丹者也,故槐里,徏成纪”。《李氏家谱》和《史记》中皆言李信祖父由槐里(今陕西兴平)迁陇居成纪,但《李氏家谱》中又说李信之子从成纪又迁狄道,李信曾孙李尚复家于成纪,分歧的原因是对“槐里”这一地名的不同看法。但是陇西成纪李氏的祖望地位是不可动摇的,因为成纪李氏是以李广生成纪为标志和开端的。

成纪是陇西李氏之根,也是李唐王朝之根,这是李唐王朝经过慎重而细致的考证的,是为历代史书所确认的。虽然近代部分史学者标新立异,提出诸如“李唐血统胡人”说,“祖籍赵郡”说等不同观点,众说纷纭,但并非定论。在此情况下,《天水通史》编著者根据李唐王室自身的说法,对其加以记载本无可厚非,与攀附名人更无关系。

其次,天水境内成纪李氏文化积淀深厚,许多遗物古迹和地志资料相当丰富。众所周知的天水李广墓、飞将巷,元代所建二贤祠,武山的唐先祖墓,秦安的出土的大型唐墓,民国《天水县志》中记载的唐李渊祖墓等,无不保留着包括唐王室先祖在内的大量李氏文化的痕迹。据《天水县志》载:“唐李渊先祖墓,在县城南五十里齐寿山西南,有大冢存焉。”虽然我们今天无法考知此墓为李渊哪一祖之墓,但民间所传,并非全为虚言。1950年,在武山县龙泉乡下康村发现3座墓冢,曾出土刻有铭文“李虎将军”的宝剑,墓前有御碑口遗址,当地传说中,该墓为“唐王李虎墓”。民间还有唐高祖李渊就出生在武山曲里村的传说。此外,唐代大书法家李邕所书的李思训碑文,记载了李思训担任大将军时,带领大军讨伐叛羌,并对李虎墓进行考察祭祀活动的事件。1993年,武山县龙泉乡李虎墓附近发现一座衣冠冢,发掘出大量疑似李思训的绘画作品和一枚刻有“武卫将军”的象牙印章,书画作品出土后大都风化。这些文物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本地与李唐之间的渊源关系。

1965年,甘肃省博物馆文物队在秦安叶堡乡杨家沟清理发掘出一组6座唐墓,5座已被盗空和破坏,仅其中1座之中就出现180多件唐三彩等文物,有仕女俑、文官俑、武士俑和巨大的镇墓兽等,并发现有“成纪县安乐乡安乐里”和“景龙三年”的字砖,遗憾的是墓中没有出现墓志碑,墓主身份无法确定。但其墓葬规格与章怀太子李贤墓相同,说明此墓或与李唐王室成员有关,因为一般人墓葬中不可能有如此规格的陪葬品。墓葬地点恰在成纪县治附近,当时武则天弄权,李氏成员被迫害者甚多,以陇西成纪为祖籍的李唐王室将自己的亲属葬于此,让其魂归故里也是理所当然之事。与杨家沟相接的郭嘉镇槐树庙村,历来为李氏聚居之地,晚清时仍有巨大的槐树,据同治十一年李灼所作《槐树庙派家谱序》记载:“传闻斩棘披荆之始,深林中有古槐、古庙,因称槐树庙焉。古庙已遗,而槐之余及观者二株,大十围有五,高九丈有余,轮囷偃蹇,乘阴数亩,似龙蹲,似虎踞,奇观也,壮观也!同治初,一株遭兵燹而倾,其岿然独存者,昂藏瑰伟,无叶无枝。观中心之空几,疑生意之尽,而萌蘖偏荣,大已逾把,高已逾丈。……”槐树为李氏家族的标志,如此大的槐树,其历史可追溯到汉代之前了。凉武昭王李暠所作《槐树赋》甚为知名,槐树是故里的象征,也是他临终之际念念不忘的,他所称的槐树里很有可能指今天的槐树庙。秦安境内以槐树冠名的李氏村庄有槐树川、槐树庙、槐树里、槐阳等多处。

元人蒲思源曾作《新修二贤祠堂记》,收入四库全书,其文记载时人在“成纪望邑之南,夕水之阴,五龙谷山岘”为成纪名人李广、李白一武一文二乡贤立祠堂。李白生前多次在诗文中称其故里为陇西成纪,李白研究学者何树瀛先生在《李白家世·祖籍·生地考辨》一文中认为“碎叶为李白父等潜逃之地,李白生于陇西成纪”,并且考证李白父亲后来由四川移居故里成纪定居,李白曾五次归成纪探亲。李白与唐王室为族亲,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祖籍,即陇西成纪。

第三,李先生所提出的李唐王朝“起家武川,入主中原”的微言大义暗示出李唐王朝的血统是否为汉人还是有争议的。魏晋南北朝时代,民族融合的大趋势是史学界所公认的,但汉人历来以父系传家,关于李氏王朝为胡人鲜卑族后裔的说法,陈寅恪等前人都有详尽的驳斥,在此不复赘言。李先生所言“当年法琳曾当面批评唐太宗‘弃北代而认陇西’”云云,只不过为佛家弟子与道家争地位的说辞,并不能成为证明李唐血统为胡人的确切证据。近年来出现了否定汉族文化的潮流,此说可以做为一个史学课题深入研究,但在尚未成正论之前,确不宜进入官修史书。

总而言之,成纪李氏以飞将军李广而显名天下,以西凉王李暠而奠定功业,其后裔枝繁叶茂,在西魏、北周政权中,逐渐形成一支左右政局的政治力量——成纪李氏集团。唐国公李虎与李贤、李弼、李远、李穆等成纪李氏世居显位,“自周至隋,郁为西京盛族。”在中国历史上,李姓称帝者多达60余人,先后建立了成汉、西凉等12个王朝,而最盛者莫过于唐朝。至此,成纪李氏真正兴盛,成为天下第一宗族,同时李唐王朝的建立同时也得益于关陇集团的大力支持。包括李唐王朝在内的天下李氏在历史发展演变的过程中早已散居全国各地,形成不同的房派,大唐贞观年间唐太宗李世民曾组织过庞大的专家队伍编修《氏族志》,对天下李氏进行过细致而详尽的疏理和考证,陇西李氏被列为李氏十三郡望之首,全国姓氏第一,有唐一代,英才济济,文武名臣,名士大儒,不胜枚举。由此可见,李唐王朝的兴盛强大,根植于陇西成纪李氏世代经营的政治资本、远见卓识的政治智慧和开放包容的政治胸怀。而陇西李氏的发端和显耀于史册,实因成纪而兴。部分学者提出李唐王朝攀附成纪李氏,作为学术研究,对正史资料提出质疑和新的见解并无不可,但是在没有充分证据和考辨的基础上,也不可冒然以一家之言改写历史。退一步说,即使大唐李氏真的攀附了成纪李氏,也不存在《天水通史》编者“附会名人增加影响”的嫌疑。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