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飞的土豆

永不放弃

 
 
 

日志

 
 
 
 

【转载】百年红学诈骗 胡适带头造假(十二)——全面清算由胡适肇始、中国「红学界」肆行欺诈的百年「红学」骗局  

2016-02-05 11:47:09|  分类: 悬疑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百年红学诈骗 胡适带头造假(十二)

——全面清算由胡适肇始、中国「红学界」肆行欺诈的百年「红学」骗局


陶洙亲笔伪造一切「脂砚斋评本」(下)


【本篇内容提要】确认一切「脂砚斋评本」必定是伪本,陶洙就不可避免地成为伪造「脂砚斋评本」的头号重大嫌疑。一旦锁定陶洙,陶洙亲笔伪造一切「脂砚斋评本」的罪恶事实就无法继续隐瞒下去。


曹頫(1706年6月8日~1775年?)原著百廿回《石头记》长期以来被篡名为《红楼梦》,原著者被伪托妄指为子虚乌有的「曹雪芹」,后四十回被诬称讹传为「高鹗」或「佚名」续作,《石头记》的真正作者、百科全书式的文学巨人曹頫被刻意埋没遮蔽,这是中国文学、文化、学术、教育、思想和道德的沉痛悲哀;也是从胡适开始,到今天以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所谓「民间组织」中国红楼梦学会为阵地,以冯其庸、周汝昌等著名「红学家」为骨干代表的「红学界」,对曹頫及其原著百廿回《石头记》,乃至对中国文学、文化、学术、教育、思想和道德犯下的严重罪行。



当大量事实构成的「证据链」集中指向陶洙亲笔伪造系列「脂砚斋评本」这一结论时,找出陶洙的亲笔笔迹对照各个「脂砚斋评本」,就是对胡适和「红学界」弥天大谎的致命一击。


如上篇专栏所展示,陶洙亲笔抄录的「己卯本」中第二十三回和第二十四回末正文及朱笔批语,跟所谓「乾隆时期钞本」「庚辰本」对应回目的正文和朱笔批语笔迹一模一样,完全一致,陶洙亲笔伪造「庚辰本」的事实无可置疑。


负隅顽抗的「红学界」先是声称陶洙「影抄」、「描抄」、「仿抄」了「庚辰本」,可是陶洙「影抄」、「描抄」、「仿抄」「庚辰本」,怎么就抄出了一笔自己的特征笔迹来了呢,周绍良「一看」就能认出陶洙的特征笔迹,「庚辰本」怎么就不是陶洙亲笔抄的呢?


顽固的反对派一看形势不对,转而又声称陶洙的字迹跟「庚辰本」一个字也对不上,完全是两个人的笔迹。我觉得,无赖们太过低估了广大人民群众雪亮的眼睛,无赖们何不去跟安徽省公安厅的笔迹鉴定专家方邡去对证?


当然,也有特别「聪明」的反对派,比如南京大学中文系教师苗怀明,就在其主持的论坛上向其党羽们公开发出呼吁——无论陈林说什么,我们都要沉默,沉默,再沉默。


「红学界」有权保持沉默,但是你们白纸黑字的谎言必定要被公开撕得粉碎。


如前所述,陶洙抄录的「北师大藏本」的正文,笔迹跟「己卯本」中陶洙「抄补」的正文完全一致,「真是同一个的笔迹」(冯其庸语);而上篇专栏又公开展示,「己卯本」中陶洙「抄补」的正文及朱笔批语,又跟「庚辰本」的笔迹一模一样完全一致。


冯其庸拿着「北师大藏本」对照各种「脂评本」,其中当然包括「庚辰本」,他说什么?冯其庸说「北师大藏本」的笔迹跟各种「脂评本」都对不上!


什么对不上?A=B,B=C,A居然不等于C?冯其庸公然的谎言跟清楚的事实对不上!


凡是对勘过「己卯本」原件和「庚辰本」原件的「红学家」,完全不可能认识不到陶洙亲笔伪造一切「脂评本」的清楚事实。长期撒谎造假的「红学家」一个都跑不掉!


现在的问题是,陶洙为何要伪造多达十几种的抄本?如果对各个抄本及其相互之间的关系做仔细研究,这个问题不难找出正确答案。简而言之,多数抄本是陶洙炮制各种刊本和「完美『脂评本』」时留下的「工作底本」或者「废品」。


例如,所谓「红楼梦稿本」(杨继振藏本),前八十回是陶洙为炮制「戚蓼生序本」或「庚辰本」而抄录的「工作底本」,此「工作底本」小说正文(如第二回)及第八回「通灵宝玉图」篆文接近「戚蓼生序本」和「庚辰本」;后四十回原是抄录「程甲本」小说正文,但大量改文则同于「程乙本」,因此是为炮制「程乙本」抄录的「工作底本」。


现藏首都图书馆的「籀红室藏本」是「程乙本」「工作底本」的誊抄本,也是「程乙本」活字排印本的「工作底本」。「籀红室藏本」的抄写笔迹最接近陶洙亲笔抄录的「庚辰本」。


又如,狄葆贤和陶洙共同伪造「国初抄本原本红楼梦」「戚蓼生序本」,迄今发现并公开的最早用于「著名小说家」加批的「工作底本」就是后来的所谓「蒙古王府本」,「蒙古王府本」上誊抄的大量批语在成品的「戚蓼生序本」中被舍弃。


誊抄好的「蒙古王府本」经校核确定正文和批语之后,陶洙据此亲笔抄录了一部用于照相上石付印的「工作底本」;但这部「工作底本」有太多抄写错误,以至于不得不舍弃,这部被舍弃的誊抄本就是后来的「南京图书馆藏本」(「戚宁本」)。


随后,陶洙又亲笔抄录了一部最终用于照相上石付印的「工作底本」,即后来的「上海古籍书店藏本」(「戚沪本」);由于这部誊抄本上也有不少错误,因此照相上石付印之前经过了贴改和挖改。


「蒙古王府本」、「戚沪本」、「戚宁本」和「庚辰本」四者之间具有极为密切的关系。以笔迹为例,林冠夫提到了一个很重要的现象,即「蒙古王府本」、「戚宁本」和「有正本」(底本即「戚沪本」)「某些字的特殊写法,三本也都往往一样」。林冠夫写道:


如三本中凡碰到「针黹」一词,都写成「针尔」。又三本中「魂」字有时写成「(上)云(下)鬼」,但妙在凡写成「(上)云(下)鬼」的几处,三本也都相同。


如前所述,相关字迹的「特殊结构」一样,是鉴定笔迹为同一人书写的关键证据之一。


杜春耕则认为「戚宁本」(「南图本」)「影抄」了「戚沪本」(「有正本」的底本)。他写道:


2002年,笔者与大陆、台湾、韩国的近二十位《红楼梦》研究者一起,细勘南图本与有正大字本的笔迹,一致认定南图本的九成以上文本是用影抄的方法,即把白纸放在戚沪本(有正本的底本)上、一页一页描写出来的。尽管抄手经常改换,南图本的书页均能与有正本在总体上重合。而开首的数回,由于采用的方法仅为转录,则两本就有明显的布局及对某字的习惯写法的区别,有时连每行的字数都会产生一个字的差别。所以,南图本不能算一个独立的早期抄本,它是戚沪本的复制本。


杜春耕的「影抄」之说是故意混淆视听,既不符合事实,也不符合情理——既然「戚沪本」要照相石印出版,陶洙有什么必要再来「影抄」一份呢?「影抄」说虽然荒谬,但它可以证明两个事实:


(1)「戚宁本」和「戚沪本」笔迹完全一致,全部出自陶洙之手;

(2)「戚宁本」抄得不规范,不能作为照相石印的底本,因此被舍弃,于是陶洙又重抄了一部「戚沪本」。


「庚辰本」和「戚序本」的密切关系,特别明显地体现在大量批语相同这一事实上。赵卫邦仔细比较了「庚辰本」和「戚序本」正文行内双行小字评语的情况,他写道:


总计二十四回书中,庚辰本共有双行小字评语928条,戚本共有919条。其中相同者884条。在二本中这884条是位置相同、内容相同而只有个别不重要的异文。这类相同的评语,占庚辰本的百分之九十五;占戚本的百分之九十六。


「甲戌本」的大量批语也同于「庚辰本」和「戚序本」,三本正文行内双行小字评语可供比较的仅四回,即第十五、十六、二十五、二十六回。赵卫邦写道:


甲戌本这四回的双行小字评语共59条,都包括在庚辰本的153条和戚本的150条内,一条没有遗漏,且位置、内容、文字皆同,只个别评语有极不重要的异文。庚辰本和戚本比甲戌本多出的评语(庚多94条、戚多91条),都是来自甲戌本的行间夹评,无一超出这个范围者。


赵卫邦的考察结果实际上证明了上述三本这四回中的评语完全相同。


鉴于上述事实,已知陶洙亲笔伪造「己卯本」、「庚辰本」和「甲戌本」,因此「蒙古王府本」、「戚宁本」和「戚沪本」必然出自陶洙之手。


2006年11月28日,深圳《晶报》发表了一篇题为《深圳收藏家拍得〈红楼梦〉新抄本》的报导(吴建升文),该报导称一位叫「卞亦文」的「深圳商人」在当年6月上海的一次拍卖会上,以「18万元」的价格竞拍到一部「《红楼梦》手抄残本」。这部残抄本后来被「红学界」称为「卞亦文藏本」,冯其庸和杜春耕等「红学名家」认为这部「抄成于嘉庆早年的《红楼梦》残脂本」是「三十年来《红楼梦》研究资料的又一重大发现」。


2007年6月20日,《中华读书报》发表一篇题为《国图善本部专家得出卞藏〈红楼梦〉为旧抄本结论》的报导,称国家图书馆古籍善本部的专家分别从「卞藏本」所用纸张年代、吃墨深浅、岁月侵蚀、抄写字迹、简体字异体字使用等方面进行了论证,得出「卞藏本」抄成于「清代道光前」的结论,这一结论支持了冯其庸、刘世德等专家鉴定「卞藏本」为旧抄本的意见。


上述对「卞藏本」的鉴定意见当然是不符合事实的。以第八回为证,正文篡入了「通灵宝玉图」,虽然缺少图式和篆文,但前后文字却基本同于「王评本」和「程甲本」;第八回正文没有「辟邪金锁图」,相关文字却基本同于《增评补图石头记》。


有鉴于此,仅存十回的所谓「卞藏本」看起来似乎是根据《增评补图石头记》炮制某个版本的《石头记》或《红楼梦》时抄出来的一部「废品」,它改动了《增评补图石头记》中有关「通灵宝玉图」的小说正文,却忘了改动有关「辟邪金锁图」的相关正文,并且忘了在正文中插入新绘的「辟邪金锁图」。


从笔迹对比来看,「卞藏本」的笔迹最形似于「甲戌本」,而「甲戌本」正是陶洙亲笔所抄。卞亦文在「卞藏本」的笔迹问题上似乎说漏了嘴,在2007年6月20日《中华读书报》另一篇题为《「卞藏本」是脂本新发现吗》的报导中,卞亦文说:


我比较注意在抄写字体风格上这部抄本与甲戌本的异同。根据朋友以前教给我的经验,我有个大胆的推测:这个本子与甲戌本的笔迹风格非常接近,所以可能抄手的年代也相当接近。


事实上,「卞藏本」和「甲戌本」的笔迹风格不是「非常接近」,而是书写特征(即特殊笔划和特殊结构)完全一致,并且极为形似,单从笔迹鉴定就能完全确认必为陶洙亲笔抄录。


对比正文和批语,也可以明显见证「卞藏本」与陶洙亲笔伪造的「戚序本」和「庚辰本」的密切关系。如第二回开篇一大段批语篡入正文的文字,「卞藏本」跟「戚序本」和「庚辰本」相同;并且「一局输赢料不真」的「赢」字,三本都写成了结构怪异的错别字「嬴」,可见三本的抄手为同一人陶洙。


第四回针对护官符「贾不贾,白玉为堂金作马」这一句,「卞藏本」有句下小注批语,笔迹全同正文,可知与正文同为一人所抄,全文如下:


宁国荣国二公之后,共二十房分,除宁荣亲派八房在都外,现原籍住着十二房。


这一条小注批语,跟其它「脂本」有密切的「亲缘关系」,如「蒙古王府本」和「有正本」(以「戚沪本」为底本)的小注批语是:


宁国荣国二公之后,共二十房分,除宁荣亲派八房在都外,现原籍住者十二房。


与「卞藏本」相比,只有「住着」和「住者」之别。


「甲戌本」的朱笔小注批语是:


宁国荣国二公之后,共十二房分,除宁荣亲派八房在都外,现原藉住者十二房。


其中前一个「十二房」显然是「二十房」之误,而「原藉」则为「原籍」之误。


「庚辰本」和「己卯本」原无注,但是「己卯本」在第一回中贴了一张标签「护官府下小注」,抄录了护官符各条小注。第一条补抄的小注作:


宁国荣国二公之后,共二十房分,除宁荣新派八房在都外,现原藉住着十二房。


其中「新派」为「亲派」之误,陶洙用朱笔改过;「原藉」为「原籍」之误,「藉」字也是视为「特殊结构」的错别字,在陶洙亲笔伪造的「甲戌本」小注中也出现过。


「戚序本」的批语本来就是有正书局的老板狄葆贤重金聘请「著名小说家」所写,因此与这些批语有着密切「亲缘关系」的各种后出的「脂本」必伪;既然「己卯本」、「庚辰本」和「甲戌本」都为陶洙亲笔伪造,因此「卞藏本」也必定出自陶洙之手。


「俄藏本」原称「列藏本」,即所谓「苏联科学院东方学研究所列宁格勒分所所藏《石头记》清代抄本」,是「中国以外发现的唯一的《石头记》抄本」。「俄藏本」通常被「红学界」和一些「红学爱好者」用来当作反驳「脂本伪造论」的「证据」,然而这只是徒劳。


中华书局于1986年4月首次出版了由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和苏联科学院东方学研究所列宁格勒分所共同编定的「列藏本」《石头记》影印本。在影印本前言部分,红研所撰写的影印本《序》以及苏联汉学家缅希科夫(孟列夫)和里弗京(李福清)撰写的《列宁格勒藏抄本〈石头记〉的发现及其意义》,对该抄本的基本情况做了较为详细的介绍。


《列宁格勒藏抄本〈石头记〉的发现及其意义》一文称,「列藏本」是「一八三〇年末来北京的第十一届俄国传教团」里的一个学生「库尔梁德采夫」于「一八三二年」带回俄国的。


奇特的是,《列宁格勒藏抄本〈石头记〉的发现及其意义》一文没有出示任何具有证明力的证据材料,证明所谓「库尔梁德采夫于一八三二年将《石头记》抄本带回俄国」的论断。该文提到,在「列藏本」首册封面的背面有两个笔迹笨拙的汉字「洪」,由此断言「显然是库尔梁德采夫的『中国姓』」,但这一断言同样没有得到任何证据的支持。


《列宁格勒藏抄本〈石头记〉的发现及其意义》一文提到,在第一册封面的左上角贴着标签,上面有用淡墨水写的「一九三七,第一四七号」的字迹,但这一字迹「后又被划掉」;该字迹是「二〇——三〇年代抄本收藏工作人员汉学家K.K.弗鲁格所写」。如果事实如此,则应据此断定「列藏本」是于1937年被苏联「亚洲博物馆」收藏的。


证伪有关「列藏本」的种种谎言最简洁有力的证据,就是该抄本第八回中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及相关正文。如前所论,「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是1899年上海书局出版的石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首次出现的新绘之图,并非小说原文所有;首先改动《增评补图石头记》第八回正文并窜入「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的版本,可能是「程甲本」,或者是伪托于道光十二年(1832年)刊印的「王希廉」《新评绣像红楼梦全传》。


对比「程甲本」和「王希廉评本」,「列藏本」第八回中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既无图示,又无篆文,仅有墨笔楷书的标示,因此我认为「列藏本」可能是陶洙炮制「程甲本」或「王希廉评本」的「付刻底本」。


「列藏本」必为陶洙亲笔伪造,另一项有力的证据就是陶洙和周绍良共同伪造的「北师大藏本」对比其它抄本出现的少量异文正与「列藏本」相同。张俊、曹立波和杨健撰写的《北师大藏〈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抄本考论》写道:


师大本上的少数异文,与舒序本、列藏本、梦稿本、蒙府本等相同,按陶洙1954年去世的时间来看,这几种版本他看到的可能性不大……列藏本,道光十二年(1832)传入俄京,1986年中华书局影印出版。这些本子陶洙几乎是没有机会亲眼目睹的。那么,与之相同的异文又该怎样解释?这也是值得进一步探讨的问题。


这不过是张俊等人在故作不知,以谎圆谎罢了。


陶洙亲笔伪造系列「脂砚斋评本」事实清楚,铁证如山,任何反对派对这一事实的反抗不过是蚍蜉撼树螳臂当车。


我现在要追问的是,首先鼓吹「甲戌本」和「庚辰本」的胡适,不知道这两个本子是陶洙亲笔伪造的吗?胡适不知道他对「甲戌本」和「庚辰本」的吹捧都是通篇谎言吗?


下一篇专栏,胡适满嘴跑火车的伪君子嘴脸就要被当众撕得粉碎。


陶洙,胡适,红学,红楼梦,石头记

(未完待续,敬请垂注,欢迎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